趙紫陽留給我的印象

我曾在一天內,三次看見過趙紫陽。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,應邀前往北京,參加《中英聯合聲明》的簽署儀式。翌日早晨,趙紫陽在人民大會堂外,歡迎英相戴卓爾夫人;下午,舉行簽署儀式;晚上,舉行國宴。這三項活動,我都參加了而在場,遠遠地看見他。但他給我留下的印象,卻是另外的三件事。

第一件。《中英聯合聲明》簽署後,《基本法》的起草工作,隨即展開。當時爭辯得最激烈的,就是回歸後香港的政制。港大學生會,就在這時候,致函趙紫陽,要求在《基本法》中為香港制定一個民主政制。趙紫陽的回信說:回歸後,香港有一個民主政制,是理所當然的(大意)。「理所當然」這4個字,給我很深的印象。

第二件。八九民運期間,北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,他去探望慰問。他說:我已經老了,無所謂了(大意)。我對「無所謂」這三個字,印象特別深刻。我感覺到,他已在危險的處境,豁開去了。

第三件。他被迫下台,被幽禁了,但始終不肯承認錯誤,堅持反對鎮壓,可謂風骨錚錚。他對「六四」事件的立場和態度,反映了全國和全球人民的立場和態度。「六四」事件是趙紫陽的悲劇,也是他一生中光輝的高峰。他的悲劇,也就是人民和歷史的悲劇。這說明了,他的命運和人民的歷史的命運結合在一起。這樣,他也將永遠活在人民心裏和歷史記載中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