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怎樣教小學生 平仄和舊詩格律

參考指引:《外交生涯原是詩》 作者:江素惠/2004年12月11日世紀版《四句七言不是詩》 作者:司徒華/2005年1 月2 日時代版《我不得不說》 作者:楊文昌/2005年1 月9 日世紀版

楊文昌何妨也來讀一讀?

今天的《三言堂》,刊出我回應楊文昌的《楊文昌更自暴其鄙陋》。因該欄篇幅所限,還有一些關於平仄和舊詩格律的常識,沒有談及,只得借《世紀》版,略作補充。

比如,楊的所謂「詩」的第一首第四句:「試解百家沉浮愁」。讀者們試讀一讀這一句,是否很別扭?因為「家沉浮愁」四字都是平聲,「三平落腳」已是詩的大忌,何况是四平。

又比如他的第二首的第三句:「帝京八載常翹首」。中國已經沒有了皇帝近一百年,為什麼還稱「帝京」,何不稱「北京」或「國都」,平仄都一樣。這不關乎格律,只有點政治不正確。

我曾在二○○○年三月,在《三言堂》一連寫了三篇,怎樣教小學生平仄和舊詩格律的文字。在第一篇《「傻豬」、「肥雞」……》,教小學生怎樣用「合尺」去分辨平仄,後來經讀者指出,說漏一點。凡粵語的字音,用英文拼出時,最後的字母是D、K、P或T的,配入「合尺」的「尺」,字音沒有變,但卻不是平聲,而是屬仄的入聲。如:不、谷、忽、德、督、卒、僻、克、吸……等等,收音急促的字。

絕律的平仄格律,看似複雜難記,其實並非如此。整首來說,只有四種:首句平起押韻,首句平起不押韻,首句仄起押韻,首句仄起不押韻。每句的平仄也只有四種:平平仄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,平平仄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平仄仄。再記住出句與對句要「對」,對句與出句要「黏」,便可以記得全部的平仄格律。何謂「出句」和「對句」、「對」和「黏」,在下面的第二篇《一三五不論》有較詳細的說明。

不時有讀者,寄寫了的舊詩來,叫我修改。好些是不懂平仄格律的,改無可改。我便把那三篇文字,影印了副本寄給他們。看來,他們沒有讀過那三篇文字,或時日已久,過眼雲煙而忘記了。因此,我懇請《世紀》版的編輯,借出寶貴篇幅,重刊這三篇文字,恐怕也會受讀者歡迎的,尤其是此刻,我正與楊文昌在辯論舊詩的平仄格律。

在《四句七言不是詩》一文,我把王力的巨著《漢語詩律學》,筆誤寫作《漢詩韻律學》。見報當日,即蒙王煜兄來電指正。謹此向他致謝,並向讀者致歉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