掩映中看 「六四 」

《中國青年報》記者盧躍剛,發表了給共青團中 央常務書記趙勇的公開信,洋洋一萬三千多字,八 月份的《爭鳴》全文刊出。此信可以媲美,今年二 月蔣彥永醫生上書要求為 「 六四 」「 正名 」 ,具有 同樣震撼力。讀過蔣信而有動於衷的,決不可錯過 盧的萬言書。

盧是該報的新聞中心副主任,同時是著名的報告 文學作家,代表作《以人民的名義》、《長江三 峽:中國的史詩》、《大國寡民》、《東方馬車》 等,每一發表即引起轟動,接連獲獎。

五月廿四日,趙藉一篇報道出錯,到報館訓話、 恐嚇。其要點有三:一、誰不聽話,隨時隨地滾 蛋;二、《中國青年報》是 「 團報 」 ,亦即必須絕對 服從團中央的領導;三、不能用 「 理想主義 」 辦報。 盧的公開信,逐點予以駁斥,淋漓盡致,表現了 維護新聞工作者的良知和尊嚴的浩然之氣。對 「 筆 桿子 」 和 「 槍桿子 」 的批判,尤其一針見血:筆桿 子後面站着槍桿子,控制輿論,誰要是敢於質疑和 反對,就亮出槍桿子,於是萬馬齊喑,謊言就是真 理。信中多處,間接提及 「 六四 」 ,掩映中可窺見 國內人們的看法。

信提及 ,八九年四月廿六日的《人民日報》社 論,把學運定性為暴亂。指出:該社論對局勢和學 運性質的判斷,以及那殺氣騰騰、準備秋後算賬的 口氣,很大程度激化了矛盾,增加了理智地處理社 會危機的障礙和難度,匯合其他各種複雜因素,導 致了至今讓所有中國人傷痛不已的大悲劇。

八九民運期間,《中國青年報》支持學運,參加 了五月四日新聞界要求新聞自由的大遊行,報道了 學生絕食。五月十一日,政治局常委胡啟立到報館 對話,沒有施以壓力。血腥鎮壓後,團中央一位主 管書記,到報館講話,消除了疑慮和牴觸情緒,使 大家在困難當頭和前途難卜的情况下,風雨同舟, 和衷共濟。

不久前,總編輯徐祝慶退休。在送別宴上,出乎 大家意料之外,徐的發言竟提到一個至今仍然使人 感到沉重的歷史話題。他向在 「 六四 」 事件後,曾 處分和傷害過的同事,表示道歉。為什麼要道歉 呢?他一定認為: 「 六四 」 是錯誤的,事後去算 賬,不由自主地去處分和傷害 了一些同事是錯誤的;現在退 休,再無掛慮,以道歉表達了 心中對 「 六四 」 的立場。

蔣彥永在上書中說:平反 「 六四 」 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的 願望。盧躍剛的公開信,也透 露了同樣的信息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