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棄不離 不作告別

「 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 」 (《己亥雜詩》其五)。我很喜愛龔自珍這兩 句詩:花朵落了,但長出開出花朵的樹還在; 落了的花朵在樹下,化作肥沃的春天的泥土, 培育滋養這樹,讓它長出開出更燦爛、更多、 新的花朵。雖然悽豔,卻很深情。

本欄文字的第十本結集《化作春泥》,書名 撮取自這兩句詩。其中的一點意思,是對今年 初所謂 「 愛國論 」 的謾罵的回應。七月十七 日,在宣布不再參選立法會的記者會上,我也 引用了這兩句詩,來表達我的情懷和心願。

一位年逾九十的長者,移居墨爾本多年,素 未謀面,是退休教師。去年初,來函託我,在 港印刷其所作詩文。此事辦妥後,便疏書信。 日昨來函: 「 閱報得悉台端決定擺脫羈絆,賀 賀!俗云:在虎穴中與虎謀皮,難可想見。不 若高山平野,無礙無牽。紅花雖好,未及春泥 之揮灑自如也。再讀○三、二、九所賜電傳, 深佩閣下言出必行,泱泱風度。今後公忙稍 減,正好立說著書。古之君子三立,功顯目 前,而立德立言,則垂訓千秋。潛藏磅礴,大 矣哉! 」 那毛筆字,雄遒嫵媚如舊,知其仍體 健,很慰安;至於過譽,實愧不敢當而感激。

這三個星期以來,每天清晨七時,即在街頭 助選派發傳單。街坊們大多已知我不再參選, 一些說,很是惋惜;一些祝我身體健康,長命 百歲;一些勸我,不要再操勞,安享晚年。我 都心領了。助選團有人,建議我寫一封告別九 龍東街坊的信,我卻寫了一篇文字,《不是告 別,我還和大家在一起!》。內容概略如下:

六一年,我任校長的葛師校友會觀塘學校, 在翠屏道邨(俗稱 「 雞寮 」 )開辦;七九年 初,屋邨重建,搬遷至順安邨;九二年退休, 凡三十一年。學生絕大部分是基層子弟,都成 長了,至今仍有不少居住在九龍東區。

從九一年有直選開始,我都當選為九龍東區 歷屆的立法局或立法會議員,其中還當選了市 政局最後一屆的議員,一共十三年。

屈指數數,前前後後,我已為九龍東區,服 務了整整四十三年了,是我的大半生。我不能不 對這一區的街坊,有着深厚的感情。今後,不 再是這一區的立法會議員,會不會有點依依不 捨 呢?不!因為我不會放棄 離開這一區,繼續為這 一區 服務,所以不向大家告別!

我會為接替我的民主黨議 員,當參謀、助手,監察其 工作做得比我更好。我望能 這樣地 「 化 作春 泥 」 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