龔自珍咏落花

「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」龔詩多次寫及落花,且有自喻之意。我最喜愛《西郊落花歌》,寫得那麼生動、壯美、有氣勢,前所未見,表現出悲劇性格的浪漫。

「西郊落花天下奇,古來但賦傷春詩。西郊車馬一朝盡,定庵先生沽酒來賞之。先生探春人不覺,先生送春人又嗤。呼朋亦得三四子,出城失色神皆癡。如錢塘潮夜澎湃,如昆陽戰晨披靡,如八萬四千天女洗臉罷,齊向此地傾胭脂。奇龍怪鳳愛漂泊,琴高之鯉何反欲上天為?玉皇宮中空若洗,三十六界無一青蛾眉。又如先生平生之憂患,恍惚怪誕百出無窮期。先生讀書盡三藏,最喜維摩卷裏多清詞。又聞淨土落花深四吋,冥目觀賞尤神馳。西方淨國未可到,下筆綺語何漓漓!安得樹有不盡之花更雨新好者,三百六十日長是落花時。」

先註釋。昆陽:地名,劉秀於此以八九千之眾,大敗王莽四十萬大軍,是歷史上的著名戰役。琴高:神話人物,乘鯉升天。三十六界:道家指玉皇大帝宮殿與人世之間的三十六層天。青蛾眉:古代婦女以黛畫眉,黛近青色。三藏:指經、律、論三種佛典,包括一切教義。維摩:《維摩經》,天女散花故事出於此。淨土、淨國:佛教的極樂世界。綺語:不正邪言,詩詞中艷麗之作,佛家亦認為是綺語。漓漓:形容言語如流水滔滔不絕。

再語譯。西郊的落花,實在是天下的奇觀,但古來只有傷悼而沒有欣賞落花的詩。花落了,西郊沒有遊人,我卻買酒來欣賞。初春時我來沒有人察覺,現在春殘來欣賞落花,又有人認為可笑。約得三四個朋友,出城一看,大家都臉色變了癡呆了。那些落花,好像錢塘江夜裏澎湃的潮水;好像昆陽之戰,在一個早上把敵人擊潰的激烈戰鬥;好像無數的仙女,洗完了臉,把胭脂水一齊傾倒在這裏。那些落花,又像愛在人間飄泊的奇龍怪鳳,為什麼琴高反而要騎著鯉魚飛到天上去呢?又像仙女全都下凡去了,玉皇宮變得空空的,天地間一片鮮紅,找不到一點點青色。又像我平生遭遇的憂患,恍恍惚惚,千奇百怪,萬般變化,沒完沒了。佛教的書,我都讀過,最喜歡《維摩經》,裏面有許多清麗的詞句。由此知道,在佛國裏的落花深四寸,只閉目去想像,神魄便飛到那裏去了。自知沒有資格進入佛國,因為下筆寫詩的綺艷語句太多。怎樣才能讓樹上長出無盡的花,不斷落下又新又好的花,一年三百六十天都是落花的季節啊!(西郊有近百巨大海棠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