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莫信詩人竟平淡」

己亥(一八三九)四月,龔自珍辭官出京南下,九月又北上接妻兒,十二月再返故里。在這大半年中,他寫了七絕三百一十五首,有意識地作一平生小結,約一年後去世。這組詩統稱《己亥雜詩》,是其最重要作品,其中有「舟中讀陶詩三首」,抄錄於下。

「陶潛詩喜說荊軻,想見《停雲》發浩歌。吟到恩仇心事湧,江湖俠骨恐無多。」

陶有《咏荊軻》詩(見三日前本欄),歌頌荊為燕太子丹行刺秦王,有「君子死知己」之句,借此以抒己志。陶又有《停雲》詩,自序云:「停雲,思親友也」。龔由此推想,陶作此詩時,縱情高歌。為何而歌呢?荊刺秦是為了報知己之恩、復暴君之仇,陶因而也想到自己的恩仇,心潮澎湃。但龔終於不能不慨嘆:世上仗義行俠、恩仇必報的人,是不多的。

「陶潛酷似臥龍豪(語意本辛棄疾),萬古潯陽松菊高。莫信詩人竟平淡,二分《梁甫》一分《騷》。」

陶的雄心壯志,很像諸葛亮。徐庶稱諸葛為「臥龍」。辛棄疾也有同樣的看法,《賀新郎》詞:「把酒長亭說,看淵明風流,酷似臥龍諸葛。」陶是潯陽人,以籍貫代稱其人。他的《歸去來辭》,有「三徑就荒,松菊猶存」之句。松菊傲霜耐寒,比喻堅貞高潔。陶的節操,萬世流芳。諸葛隱居未出時,好作《梁甫吟》,以寄託豪情。《騷》是屈原的《離騷》。不要相信陶是一個平淡的詩人,他的詩三分之二像諸葛的《梁甫吟》,三分之一像屈原的《離騷》,其實是有抱負、憂國憂民的。

「陶潛磊落性情溫,冥報因他一飯恩。頗覺少陵詩吻薄,但言朝叩富兒門。」

陶襟懷磊落,性情溫厚。「冥報」:死了也要去報答。陶詩《乞食》云:「感子漂母惠,愧我非韓才。銜戢(藏在心裏,戢音輯)知何謝?冥報以相貽。」借用韓信典故,韓寒微時,寄食於人,人多厭之,常捱餓。漂母憐之,贈以飯。韓後為楚王,尋得漂母,賜金報答。陶受過別人的恩惠,要去「冥報」。「少陵」:杜甫。他有詩云:「朝叩富兒門,暮隨肥馬塵。殘杯與冷炙,到處潛悲辛。」吃了他人的酒飯,不言報答,反說吃的是殘杯冷炙,與陶相比,這樣的口脗未免輕薄了。

龔更不是一個平淡詩人,胸懷壯志,一生也交織著種種恩仇,所以,讀陶詩而有強烈共鳴,寫了這三首詩。他與魯迅、朱熹、辛棄疾,對陶的評價是一致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