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橫與呂布

宋洪邁的《容齋續筆》,有一則談及這兩個歷史人物。一在漢初,一在三國,兩人相隔近四百年,事迹有點風牛馬,為什麼卻拉在一起,相提而並論呢?

田橫本是齊王田榮之弟,兵敗率殘眾逃到海島。漢高祖劉邦派人去召降,說:他回來,大可封王,小可封侯,不來則舉兵誅伐。田於是帶了兩個門客往洛陽,還有三十里便到達,說:過去,劉與我都是諸侯;現在他是天子,我要向他叩頭稱臣,何等羞耻!隨即拔劍自殺,兩門客也自殺了。留在海島的手下五百人,聞訊亦都自殺殉主。劉知道此事,流着淚稱讚田的賢良;寫《漢書》的班固,則認為田是「雄才」。唐韓愈經過其墓,為文弔曰:「自古死者非一,夫子至今有耿光(光輝)。」近代畫家徐悲鴻,曾繪了一幅大油畫,題為《田橫五百壯士》,畫的是田在海島上與手下告別的情景,氣勢磅礴,很是感人。

呂布初認丁原為義父,後為董卓所收買,殺了丁,做了董的義子;再後,王允利用貂蟬,挑撥呂、董,呂又把董殺了。他這樣慣於把他人認作父親而一再背叛,所以被譏為「三姓家奴」。最後戰敗,被曹操捉了,他向曹求情說:你最顧忌的是我,我現在向你降服;你做大將,我做副手,天下不難平定!曹問劉備的意見,劉答:你沒有看見丁原和董卓的事嗎?曹於是把呂吊死。宋蘇軾曾有詩,嘲笑呂:「猶勝白門窮呂布,欲將鞍馬事曹瞞。」(還勝過窮途沒路時喪命白門樓的呂布,他到了那時候還想向曹操投降,為曹征戰。)

洪邁把田、呂兩人作對比,是大有感慨的。田倘若歸順劉邦,大可封侯拜爵,但不甘屈辱而自殺。龔自珍詩云:「田橫五百人安在,難道歸來盡列侯?」不但歌頌了田,還歌頌了五百義士,慨嘆再沒有這樣的人了。反觀呂,勇武恐怕在田之上,過去反覆背叛,最後仍厚顏求生,聰明的曹、劉不會再上他的當。在對比中,人的尊嚴和品格盡見矣!

一個立法會議員,現正是選舉中的候選人,依法例規定,姑暫隱其名。他退出一個政黨,加入另一個;再退出,又加入另一個,三易其所屬;從「民主」到「中立」,再從「中立」變為「保皇」。在一次立法會全體會議上,我說他像「三姓家奴」的呂布。他聽了,在回應時竟洋洋得意地說:「呂布有乜嘢唔好?佢好打得呀!」我不知道他,到底是不清楚呂布的事迹和「三姓家奴」的意思,還是以「好打得」為人的最高標準?其實,他不懂功夫,只曉趨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