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瑾臨刑

「慷慨赴死易,從容就義難。」同樣都是犧牲生命,為什麼說前者易而後者難呢?我的理解是這樣的:在伙伴眾多、激情澎湃的情况中,鼓起了鬥志和勇氣,是較容易面對困難的。比如在戰場,響起了衝鋒號,有舉起飄揚的旗幟帶頭,熱血沸騰起來,你會忘記了生死而勇往直前。但孤單獨處,生死交戰,又得不到鼓勵和支援,這樣,仍能鎮定自若,是較困難的。比如在監獄,面對處決,總不免有點怯弱沮喪。

鑒湖女俠秋瑾,留下「秋風秋雨愁殺人」七字,遇害於軒亭口,千古傳誦。但她的「從容就義」,具體實情卻少見提及。清徐珂的《清稗類鈔》,有以下頗詳的記述。

她被捕後,即關進山陰縣的監獄。第二天深夜,正和女獄卒商量,請求解除刑具,並索取紙筆寫信。正在這時,響起急促的敲門聲,女獄卒沒有開門,隔着門問是什麼事?門外答是要覆審,並催促趕快開門。門打開了,燈火通明,排列着一隊士兵,如臨大敵。女獄卒進去見秋,發着抖,說不出一句話。秋說:你不要驚慌,讓我出門去看看。出了去,知道有變,對士兵說:你們暫時熄燈,讓我凝神片刻,我有話要問縣官。她問:我犯了什麼罪而要死?我要見一見紹興知府貴福,這樣死也無憾!縣官說:我知你是冤枉,但已回天無力,到這樣的地步,見了也沒有作用的了。貴是其義父。

秋於是提出三個要求:一、請允許寫信給親友告別;二、臨刑時,不得解脫衣帶;三、處決後,不得梟首示眾。縣官聽了,只答應接納後面的兩個要求,秋也向他致謝。

隨即有士兵上前,要在兩旁挾持着她,押往刑場。她斥駡:我自己能夠行走,為什麼要用你們來挾持?來到軒亭口,對行刑的人說:且等一等,讓我望一望,有沒有親友來向我告別。說罷,舉目四顧,然後閉上眼睛,說:可以了!端的是「從容就義」。年僅三十有三,時為光緒丁未年(一九○七年)六月六日。

她被殺後,暴屍街頭,沒有親友敢去收殮。後來,石門徐寄塵和桐城吳芝瑛兩位女士,在西湖西泠橋畔,選了墓地埋葬了,題其墓曰:「鑒湖女俠秋瑾之墓」。

再後,滿清政府又下令,要清除這墳墓,並且要追究徐、吳兩人的罪。但到底有官員是同情秋的,暗中通知秋的弟弟,由他出頭申請自行遷葬其他地方。

近百年前,這位女烈士閉目所說的最後一句話:「可以了!」直至此刻,猶在我耳邊迴蕩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