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灰盒也分階級

梁立人發明了新的「共產黨的三大法寶」,其中之一是「平等」。其實,中共慣有特權,可謂等級森嚴,何來平等?轉幾個彎,引出一件小事,以見微知著。

李大釗與陳獨秀齊名,有「南陳北李」之稱,同任北京大學教授,領導五四運動,始創中國共產黨。二六年,北京十萬民眾在天安門集會示威反帝,遭段祺瑞執政府鎮壓,是為「三一八」慘案。其後,李被捕,在獄中秘密絞殺。

評論周作人的功過是非,總提到兩件事,一好一壞。好事是,李遇害後,遺下一女(李星華)一子(李光華)。周庇護了他們,四○年還資助他們,離開北平赴西安,再轉往延安,與賈芝團聚。壞事是,抗戰爆發,日軍佔領北平,周不願離開,並出任偽華北政務委員會教育總署督辦,做了漢奸。抗戰勝利,以漢奸罪收監,四九年始獲保釋出獄。

賈芝,即李大釗的女婿,李星華的丈夫。年輕時寫詩,西北臨時大學畢業,三八年入延安抗日大學,其後在魯迅藝術學院和延安大學任教。四九年後,歷任文化部藝術局編審處副組長、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部副主任、中國民間文學研究會副主席等職,是一名高幹。

賈植芳是賈芝的弟弟,作家、翻譯家、大學教授。三六年流亡日本,結識胡風,翌年返國。五五年,受胡風案牽連,被判徒刑十二年,再接受「監督勞改」,蒙冤二十五年,至八○年始得平反。他比哥哥知名,命運卻很坎坷。

轉了幾個彎,現在要說到題目有關的小事了。七九年,嫂嫂李星華病逝,植芳到北京去探望並慰問哥哥賈芝。在《世紀老人的話.賈植芳卷》(林祥主編.遼寧教育出版社),他講述了這樣的一件事。「記得在星嫂追悼會結束時,我與堂弟陪著哀痛的哥哥坐在車裏,等候辦火葬手續。一位治喪人員來請示我哥備辦骨灰盒的事,我哥問:最貴的多少錢?答:一百二十元。我哥馬上說就買這種。那人去後又回來說:這種只能部級以上幹部才能用。星華同志是局級,按規定只能買七十元的。我哥只好無奈地點頭應允。」付錢也不行,還要看級別,這是多麼嚴格的階級劃分!「平等」云乎哉!

梁立人的專欄文章———《共產黨的三大法寶》,還寫錯了一句話:「『人的因素第一』,毛澤東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的。」說這話的不是毛,應是林彪,這是名噪一時的「四個第一」的首句。梁是林冠毛戴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