翟老教訓羅范椒芬

翟暖暉兄的詩興,因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,又撩動起來。上月,他就羅最近的「愛國」言論,以《愛國為何物》為題,寫了一首五言古詩,凡二百言。詩及序,一併披露於下。

本港教育要人羅范椒芬女士,向學生發出公開信。倡言「四培」愛國,並舉已故竺可楨教授幼年時寫下的「喪權辱國最苦,國家富強最甜」,以作鋻誡。

余居也陋,未曾拜讀過竺教授這兩句名言。然幼時亦曾看到過,不少牆壁塗上「毋忘國恥」字樣,推其用意,想來可能亦與竺教授說的差不多。

迄今為止,至少七十年過去了,地球已不知道轉了多少轉,中國也常常被形容起了「翻天覆地的變化」,而仍不免於「最苦」,甚可怪也。

意者,其為羅太「最苦」乎,抑羅太以為學生仍須「最苦」也!因以一首愛國詩歌之。

愛國為何物?至今未想通。國非一黨有,權在眾手中。國由一黨專,權亦鳳轉龍。若仍講愛國,唯黨命是從。愛國倘如此,豈是理所容!溯自延安來,幾吹民主風?一朝撈起了,翻臉改初衷!阿女變阿婆,阿仔變阿公;未聞選票香,已入棺材窿。翹首天安門,紅旗依舊紅!有眾頗不耐,跪叩新華宮。一陣機關槍,存者逃無蹤!從此歸不得,國門被密封。手持回鄉證,沒收不通融。喪權兼辱國,此苦誠頂峰;愛國亦無從,此苦又幾重?愛國須民主,捨此不為功。空談說「四培」,騙不了學童!

寫於○三年十月十一日,抄於十月二十二日,時年已近八十四矣。

竺可楨( 1890-1974),地理學家。二十歲留學美國,二十八歲歸。歷任各大學教授、中央研究院研究所所長、大學校長、科學院副院長、全國人大代表。他年輕時,是晚清民初,當必深感「喪權辱國」之苦,渴望「國家富強」之甜。晚年卻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年月,國人被殘被辱,民不聊生。細數一下,四九年以來,除釣魚台被佔外,似無「喪權辱國」之事。神舟升空,雖似「國家富強」,卻未能保護港人與國內同胞前往宣示主權。「富強」哉!

比較一下翟、羅兩人年齡。翟愛國時,羅尚未出世;翟在港英監獄中時,羅尚未做公務員效忠港英;翟猛省愛國非愛黨時,羅尚未借調任候任特首董建華的秘書。並非恃老賣老,翟的確有本錢以「愛國」去教訓羅。他是付出了代價的老愛國,不是「忽然愛國」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