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施的下落

寫本欄九月二十二日見報的《海倫的下落》,同時想起了,我國的古代大美人西施,她的最後下落又怎樣呢?有兩種傳說,一是大團圓,一卻很悲慘,你相信哪一個呢?

《辭海》在「西施」的條目下,兩種傳說都有提及。先來說第一種,所根據的古籍是《吳越春秋》、《吳地記》、《越絕書》。越王勾踐,知道吳王夫差好色,便物色美女以亂其政。覓得西施與鄭旦,經過三年的打扮修飾和訓練,令范蠡獻之。夫差大悅,果然迷惑而忘其政,卒被越所滅。入吳途中,西施與范蠡相戀,生一子。吳亡後,西施復歸范蠡,同泛五湖而去。

另一傳說是這樣的:「越獻西施,夫差納之;伍子胥諫,不聽。後吳果被滅於越,乃沉西施於江,以報子胥。」這一說,西施是被投入江中溺死的,但沒有列出根據何書。

關於上述兩說,《辭海》補充了一句:「未知孰是」。但民間的流傳,都以前者為主。

其實,是有關於第二種傳說的記載的。最早的是《墨子•親士》:「西施之沉,其美也。」指出她被溺死,因為太美貌了。墨是生於春秋末期的魯國人,年代和生長地都與西施接近,大抵有所據而非無中生有。

其次,晚至北齊,《修文殿御覽》引《吳越春秋》所載:吳亡後,「越浮西施於江,令隨鴟夷以終。」但今傳的《吳越春秋》,卻無這兩句。「鴟」音「雌」,「鴟夷」是牛皮或馬皮造的盛酒的大袋子。《國語•吳語》說:夫差把伍子胥的屍體放進「鴟夷」的大酒囊,壓上石頭投進江裏。勾踐卻把西施,這樣活生生的溺死。

《史記》的《越王勾踐世家》和《貨殖列傳》,都有范蠡的事迹,卻無西施之名。前者提到,范有三子,次子殺人囚於楚,曾與妻討論派長子還是幼子去營救。如果這妻子是西施,決不會隱去其名字。後者載:「范蠡……乃乘扁舟浮於江湖,變名易姓,適齊為鴟夷子皮,之陶為朱公。」范初到齊國,改名「鴟夷子皮」;後來到了陶邑,才改名「朱公」。「鴟夷子皮」這個姓名很古怪,難道複姓「鴟夷」而名「子皮」嗎?竟以酒囊為姓,豈不很不倫不類嗎?有人認為:范改了一個這樣古怪的姓名,是去紀念與西施的一段戀情,並譴責勾踐「浮西施於江,令隨鴟夷以終」的狠毒。

我是比較相信後一種傳說的。這樣才符合,勾踐只可共患難而不可共富貴的性格,以此警告並嚇走范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