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一想這故事

九月十六日本欄的《醫生和他的四隻狗》,見報後,好幾位朋友都問及和談及。

先來簡略覆述這故事。醫生坐着雪橇,趕去救治危急的病人。冰層斷裂,墮進海裏。為了自救,殺了拉雪橇四隻狗的三隻,剝皮和烤肉生暖。逃生的一隻,卻還幫他推冰塊移近岸邊。他被巡邏的直升機救起,送去救了病人,但忘記帶走那隻狗。最後,狗獨自回到家裏來。

說實話,我頗喜歡這故事:情節緊張曲折,矛盾尖銳複雜,人狗之間的關係既冷酷又溫暖,很有思考的餘地。朋友們問及和談及的是什麼呢?這故事是否有特別的寓意,是否涉及我身邊的事物?那醫生是否太狠心,未能與狗隻共患難?被遺棄了的那一隻,是忠誠還是奴性?等等。

我只回答,說故事就是說故事,別無寓意。卻可以想一想,假如易身處境,你是那醫生會這樣做嗎?他是否真的狠心,倘不這樣做,結果會怎樣?他流出的是真淚,還是假淚?那狗是否已經忘記了,被殺的母親和兄弟?給小朋友講這故事,很可以和他們討論一下。

倘若我是那醫生,而又懂得殺狗去自救脫險的方法,也不忍心這樣做,但卻同意醫生這樣做。「共患難」只會同歸於盡,是被傳統道德觀念欺騙的愚笨。我就是一個這樣常常被騙的蠢人。不殺狗,會冷死,生不起火,也不會被發現救上直升機。醫生死了,那病人也可能死了;最後的一隻狗,能夠活着是一個奇蹟,但也無家可歸。那醫生不是狠心,而是理智、堅強和果斷。我卻差得遠了。

他流了三次淚,都是真的淚,尤其是最後的一次。他是很有愛心的,由於專業精神,特別關注病人。所以,被救上了直升機,立即要趕去那危急的病人那裏。因為心裏牽掛着病人,才一時急忙中,忘記了把狗也帶上直升機。這樣的人,會流出假淚嗎?

人們常用「狗」的名字去罵人,其實,人往往不如狗,某些人比狗壞得多。正如魯迅在《野草•狗的駁詰》中說:「『不敢,愧不如人呢。』……『我慚愧:我終於還不知道分別銅和銀;還不知道分別布和綢;還不知道分別官和民;還不知道分別主和奴,還不知道……』」所以,不要去猜測判斷,那狗回到主人家裏,是忠誠還是奴性罷!人狗有別,這只是人的概念和道德標準而已。牠不是曾在水裏,幫主人推動冰塊嗎?那隻撲向主人而被殺的狗,大抵由於驚惶中的自衛本能。

我很滿意,在故事的結尾,讓那隻狗活着回到主人的家。上文很有點冷酷,給它留下溫馨的尾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