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守微服私訪

特首和各高官,不時訪問社區,以示親民;日前,北京要員邀約港人紛紛北上,大抵要聽取對七一大遊行的意見;最近,沙士的調查報告公布了。但到底了解得多少民間怨憤和實况呢?以下是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中的一則故事。

一位太守,遇上一件疑難案子,為了了解案情,換了便服,到民間去私訪。

他到了一間小廟,進去歇息。廟裏的僧人,已八十多歲,向他合十肅立,吩咐徒弟去準備茶水招待。徒弟說:「太守就快要到了,應該在另一個房間招待客人。」老僧說:「大守已經到了,你趕快把茶水送上來罷!」

太守吃了一驚,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會來?你怎麼認識我?」

老僧說:「你是管治這地方的長官,你不認識所有的人,但所有的人幾乎都認識你。你的一舉一動,大家都很注意,一離開衙門便傳遍了。」

太守又問:「你知道我為什麼出來嗎?」

老僧說:「就是那案子的事。雙方有關的人,早已派出黨羽,散佈各處,只裝著不認識你而已。」

太守再問:「為什麼剛才最初見面的時候,你又假裝不認識我呢?」

老僧說:「我正希望你問這問題。鄉下老百姓,誰無親朋戚友,誰無恩恩怨怨?碰到甲的親朋戚友和受恩者,總會說甲的好話和乙的壞話;碰到乙的,也必然如此。他們都會扮作不認識你,這樣,你才會相信他們的話。辦案件私訪,很容易有這樣的毛病,即使公眾事務也難免。比如開河渠、築堤壩,老百姓也總會只維護自己的利益。對有利灌溉自己的田地的,就是淹沒了他人的,也贊成;相反,便反對。有誰肯根據總的地勢,為免除水災而作長遠的打算呢?」

老僧最後說:「我是出家人,因佛法慈悲,要捨身拯救世人,所以,冒死說出有利世人的話來。請你思量體察!」

太守聽罷,認真考慮了老僧的意見,終止私訪回衙門去。為了表示感謝,第二天,派差役送錢和米給老僧。差役回報:「你離開廟後,老僧對徒弟說:『我的心事已經完了!』說罷,便安然圓寂。」

微服私訪尚且如此,做「騷」的親民和統戰的邀約,只不過是一場熱鬧,又能聽得什麼意見呢?先訂下了「只對事不對人」的框框,這樣的調查能深入嗎?事是人做出來的,更何况有人說了:「所有香港的事,事無大小,最後都由我來負責。」那專家委員會,像大石下的蟹,還能夠調查出些什麼來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