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教改 提防變質

專欄作家徐詠璇,在《明報》點名批評張文光和我:當初支持教育改革,現在又諸多抨擊。在《施政報告》的答辯中,教統局局長羅范椒芬,雖然沒有點名,卻也有類似的言論。

去年七月三十一日,即教育改革建議諮詢期的最後一天,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提交了一份意見書,說:「教協會支持教育改革的大方向,但同時向政府指出十項憂慮,要求政府吸取過去經驗和教訓,提防改革變質、異化、虛假和空洞。」徐也許人云亦云,羅決不會沒有讀過這意見書的。

改革需要教師支持

這十項憂慮,(一)首項「財政承擔」在《施政報告》有所回應,但對降低中小學每班學生人數和大學「三改四」卻顧左右而言他外,其餘九項已顯露不幸而被言中的迹象,茲略述於下:

(二)「專業自主」。必須肯定教師的專業自主,才能調動其積極性參與改革,否則改革只會變了走過場的形式主義。

(三)「提防異化」。在改革前必須取得前線教師的支持,否則只會異化變質。例如「目標為本」、「校本管理」等,徒然增加工作負荷,毫無成效。

(四)「拆牆鬆綁」。教師也要「拆牆鬆綁」,減少非教育性工作,這樣才能集中力量為學生「拆牆鬆綁」。

(五)「拔尖補底」。不能收取任何費用,使能惠及每一個學生,普及優質教育。

(六)「不可冒進」。要循序漸進,建立教與學的新文化。充分估計到過去長期以考試為主導的積習,否則,取消學能測驗、改革大學收生等,只會變成「一試換多試」。

(七)「專業議會」。從速落實《教統會七號報告書》建議,成立教學專業議會,實現專業自主,改變由上而下單向的決策。

政府促使教改變質

(八)「階級分化」。煽動家長不滿公營學校,鼓吹直資和優質私校,將普羅子弟排斥於該等學校門外。這樣,又會削弱推動階級流動的教育社會功能,加劇階級分化。

(九)「大學商品化」。側重經濟發展,多於人本精神,使大學淪為純為商家培訓僱員。分科收費、大學薪金脫鈎、教員聘用合約制等建議,已出現這樣的傾向。

(十)「全人發展」。接受教育是一項人權,持續教育不但是為了轉業,終身教育是要不斷提升人的質素,政府必須有整體的長遠計劃。

支持大方向,並不等於支持每一項政策和具體措施。例如:支持渡河,並不等於沒有橋或船,就叫不懂游泳的人涉水而過;贊成下山,並不等於把人像皮球一樣推下山去;要有考試局主持公開考試,並不等於任由它出錯題目。何況在大方向的幌子下,政府教育改革卻在促使種種變質異化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