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石鏡泉

本文的主要目的,不是回應他,而是寫下一件近三十年前舊事,給自己留下一個記錄。

元旦過後,收到幾位朋友的電郵。他們都不約而同,附上十二月三十日《經濟日報》見報的石鏡泉的文章。或說:希望我反駁;或說:希望我澄清;或說:想了解事件的真相。石文中,有關我的如下:「筆者以前曾任教師,有次請前教協主席司徒華先生到校演講。他以『方至正無木,水至清無魚』為講題。筆者一眾同事不以為然,並因此而退出教協。……/ 『方至正無木,水至清無魚』,是謂做事不可過分執得正,不宜過分按硬本子辦事,不然便會阻住地球轉。用俗話講是側側膊,唔多覺,含混過關。若以此來教導下一輩,作為教師的我不敢苟同的。學校,可以說是『人格』加工廠,而社會則是個腐蝕人格的大染缸。如果學校的出品沒有一定的抗『腐』性,不至方,至清,則我們的下一代,真會一代壞過下一代。你可以說我戇居,硬要學生洗白白後在染缸裏痛苦,但這不就是教師,即所謂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天職嗎?學校出品應是天使,天使墮落凡間確是天使不舒服,但如學校出品已是魔鬼,升上凡間,會令凡間雞犬不寧。前者是個人適應,後者是天下大亂,誰輕誰重,十分明白。當然,當年司徒華先生雖然是對着學生講,弦外之音是講給我們一班教師聽,是我們認為學校裏不宜公開對學生講此類話而已!」

我還記得,七八年的金禧事件後,開辦五育中學,接收了原校的師生。八○年初,我應邀到校演講,因在事件中有感,的確是針對教師,說這一番話的。石鏡泉在事件前已離校,他並沒有聽到講話,大抵只是經人轉述而已。

「方至正無木,水至清無魚」。

我的意思不是,做人要「側側膊,唔多覺,含混過關」;而是律己嚴,待人寬,不可凡事無限上綱,要有容乃大。教師們只因我這一番話,便把會員證剪碎了,寄回來退會,不正是我批評的缺點嗎?他們有想到,教協在事件中出過的力,一貫的宗旨嗎?

講稿曾刊於《教協報》。事過近三十年,石鏡泉還沒有多大長進,至今仍不懂我那番話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