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學射」與「習御」

六藝: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書、數。這是古代教育學生的六個科目。其中的「射」, 是射箭;「御」,是駕馭馬車。這有如現在的體育科。所以,在古籍常有記載這兩方面的學習經驗,《列子.湯問》裏就各有一則如下。

《紀昌學射》。甘蠅是古時名射手,一拉弓,獸便應聲而倒,鳥則中箭而落。他的學生飛衞,技巧更勝老師。紀昌又向飛衞學習。

飛衞說: 「你要先學會不眨眼,才可以談得上學射箭。」紀回家,仰面躺在妻子的織布機下,盯住踏腳板。這樣練習了兩年,錐子尖刺到眼眶邊,也不眨眼。他告訴了老師。

飛說: 「尚未到家,還要鍛煉眼力。做到看小的東西像大的,模糊的東西像明顯的。做到了,再來告訴我。」紀便用一條牦牛毛,繫着一隻虱子,掛在窗口,朝着南方,目不轉睛地望着。十日內,望着的虱子漸漸變大;三年後,變得大如車輪;看其他東西,全都大如山丘。於是,他用燕地的牛角裝飾弓,用北方的蓬竹造箭,去射虱子,射穿中心,而掛着虱子的牛毛卻不斷。他又去告訴了老師。

飛高興得跳起來,拍着胸膛說:「你完全學得箭術的奧妙了!」《造父習御》。造父的老師是泰豆。他開始向老師學習駕車時,很有禮貌。三年內,老師沒有告訴他關於駕車的一句話,但他毫不急躁,更加有禮謹慎。老師看見他的誠意,對他說: 「古詩有云: 『好的弓匠教兒子造弓,一定要他先學織竹箕;好的鐵匠教兒子煉鐵,一定要他先學製皮衣。』你要學駕車,先要學得快步走路,走得好像我那麼快。這樣,你便可以緊持住六條繮繩,駕御好六匹馬拉的車子。」造說: 「我一定按照你的教導去做。」泰豆把一些僅可放下一隻腳的木頭,按腳步的疏密,豎在地上。他踏着木頭,快步來回奔跑,完全沒有失腳跌下。造父照這方法,反覆苦練,三天便學得一模一樣。泰豆讚歎說: 「你真聰明,學得真快!

駕車的技術,也就是這樣。」這兩個故事,對其他的學習,有什麼啟示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