揮春的演變

寫了那麼多年揮春,發覺最近幾年,一些市民囑寫的,有了演變。

當然,一些傳統吉利語還是最多人要寫的,如: 「龍馬精神」、「萬事勝意」、「新春大吉」、「出入平安」等等。但漸漸有一些別具心意,抒發胸臆。

一位本報老讀者,不時與我通信,成為了好朋友。近幾年,他來維園囑寫的揮春很特別。「仁者有憂」:他認為仁者,須關心社會,憂國憂民,怎能不憂呢? 「莫談國非」:這是對中共禁制言論自由的諷刺,把「莫談國是」改了。「獨持異見,一意孤行」:徐悲鴻曾把「己見」改為「偏見」,他再改為「異見」,這是對內地被打壓的所謂「異見分子」的支持。我覺得改得很好,他的確心懷家國,正氣凛然。

不少市民,囑寫的是一些格言。

例如: 「天道酬勤」、「知足常樂」、「愛己及人」、「三思而行」、「知人者知,自知者明」、「澹泊明志,寧靜致遠」等等。假如是對自己有針對性的,就更好了。貼在家裏,朝夕相對,時刻警醒,那不是比一些未必靈驗的吉祥語更好嗎?

也有一些市民,囑寫心愛的有意思的詩句或對聯。例如: 「橫眉冷對千夫指,俯首甘為孺子牛」;「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」; 「一腔熱血勤珍重,灑去猶能化碧濤」; 「十萬狂花如夢寐,九州生氣恃風雷」; 「書有未曾經我讀,事無不可對人言」等等。這些字句,不少是我在本欄談過的,他們大抵是我的讀者,我心裏很高興。

過去極少,今年卻多起來,囑我在揮春上,寫上上款,說是送給別人的。例如送給年長親友的: 「松柏長青」、「老而彌健」、「壽比南山」等;送給新婚親友的: 「佳偶天成」、「甜蜜幸福」、「互相扶持」等。送給在學子弟的: 「品學兼優」、「勤有功,嬉無益」、「書山有路勤為徑,學海無涯苦作舟」等。我覺得,送這樣的揮春,作為新春禮物,不是很有意思嗎?

也有一些,囑用斗方的大紅紙,只寫一個單字, 如「忍」、「靜」、「勤」、「勁」等。

你也許了解,我為什麼寫揮春樂而不疲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