臉上的疤痕

一個心理學家,做了一個這樣的實驗。他招募了十多個志願者,讓化妝師在他們的臉上,畫上極難看的疤痕,到醫院的候診室去輪候,觀察人們對他們的反應。

離開前,心理學家叫他們照照鏡子,看看自己的樣子。最後又說﹕化妝得還不很逼真,需在他們的疤痕上,再加添一些東西。其實,沒有加添什麼,反而是用藥水棉紗,把他們臉上化裝的疤痕,全部清理得乾乾淨淨。

他們都到了醫院的候診室,靜坐輪候。醫生是心理學家約好的,知道這是一個實驗,逐個見了,給了他們一些無關痛癢的藥水藥丸。他們立即回來,向心理學家報告所觀察得的反應。

一個說﹕一個盛裝的少婦走進來,一看見我,彷彿嚇了一跳,連忙走進洗手間去,不知是否被我嚇得要嘔吐。

一個說﹕我坐到一個中年男子的旁邊,他幾次轉過頭來,瞪了一瞪,最後像躲避瘟神似的,離開座位,走到遠遠的另一個座位坐下。

一個說﹕兩位穿著時髦服裝的少女走進來,看樣子似是在學的大學生。兩人看見了我,交頭接耳,小聲說,大聲笑,似是議論我臉上的難看的疤痕。

一個說﹕一個拖着三四歲小女孩的母親,走近我的身邊。那小孩一看我,大哭起來,大抵是我的臉孔叫她害怕。那母親低聲哄着她,把她抱起,走到候診室的別個角落去。

一個說﹕一個老人,臉上也有疤痕,但沒有我的那麼大,那麼難看。他坐到我的身旁,輕輕用手拍拍我的肩膊,向我露出微笑。

其他的人也紛紛說出自己的觀察﹕雖然沒有特別的強烈反應,但總盯着自己臉上的疤痕,露出或厭惡、或鄙屑、或驚愕、或同情、或憐憫等等的表情。

事前事後,心理學家是逐個單獨接見他們的,他們彼此看不見臉上實在已經沒有疤痕。回來後,他又讓他們再照照鏡子,然後集合起來,對他們說﹕「你們現在知道,自己臉上實在沒有疤痕,你們觀察得的反應,都是過於敏感。你們臉上的疤痕,我都清理了,但心裏的疤痕仍在。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