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則徐的一律一絕

1839年,他被任命為欽差大臣,赴廣東查禁鴉片。鴉片戰爭爆發,多次擊退英帝入侵;後因被誣陷而革職,流放伊犁。這兩首詩,一寫於流放起程時;一寫於流放途中。雖面對逆境,背負冤情,但仍磊落曠達,心懷家國,且幽默自慰。

《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》﹕「力微任重久神疲,再竭衰庸定不支。苟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。謫居正是君恩厚,養拙剛於戍卒宜。戲與山妻談故事,試吟斷送老頭皮。」註釋。赴戍﹕起程往流放之地。口占﹕沒有起草,隨口說出詩詞。久神疲﹕早已精神疲乏。衰庸﹕衰老無能。生死以﹕不計生死全力以赴。謫居﹕被貶下放而閒居。養拙﹕安份地退下來,保養自己。山妻﹕謙稱自己的妻子。故事﹕引《東坡志林》所述,北宋隱者楊樸有詩句,「今日捉將官裏去,這回斷送老頭皮」;蘇軾入獄,曾請妻子吟此詩送之。

語譯﹕我氣力微弱,責任卻重大,精神早已疲乏不堪。即使再竭力去付出我的衰老無能,也一定難於支撐。雖然如此,但只要有利家國的事,我將會不計生死而全力以赴;決不會因禍而逃避,因福而趨往。革職被貶,是皇帝對我的厚恩,正是我趁防守邊疆而養晦韜光的好時機。與妻子你笑談蘇軾的事,請吟出同樣的詩來與我這老人家告別而未知何時再見。

《塞外雜咏》﹕「天山萬笏聳琼瑤,導我西行伴寂寥。我與山靈相對笑,滿頭晴雪共難消。」註釋﹕天山﹕林流放伊犁,即今日新疆,天山在新疆。笏﹕粵音忽;封建時代,大臣上朝拿着玉石或木塊造的板子,向皇帝奏事時,必須高舉在自己的面前。山靈﹕山神。晴雪﹕晴天下,天山的積雪,比喻自己的滿頭白髮。

語譯。天山群峯聳峙,好像在朝廷上,眾大臣高舉起的一根一根用玉石造成的笏。這壯麗的景色,引導着我西行進入伊犁,陪伴着我,慰解我途中的寂寞。我笑着對山神說﹕晴天下天山的積雪,份外耀眼,正好像我滿頭的白髮一樣,永不會消失。

律詩的第三四句,「苟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」,是傳誦的名句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