龔自珍與林則徐

他們兩人是好朋友。道光十九年(1839),林被任命為欽差大臣,赴廣東禁鴉片。龔曾表示願意隨同南下,林以「事勢有難言者」而婉拒。同年,龔厭惡仕途,辭官赴杭接眷屬,在返京途中,寫了315首七絕,總題是《己亥雜詩》,其中的第87首,表示了對林的懷念,如下﹕「故人橫海拜將軍,側立南天未蕆勛。我有《陰符》三百字,蠟丸難寄惜雄文。」註釋。故人﹕老朋友,指林則徐。橫海將軍﹕漢朝官名,指林任欽差大臣,有節制水師之權。側立:林大功未成,須謹慎小心而未可正立。蕆勛﹕蕆,粵音「淺」;蕆勛,完成功業也。《陰符》﹕古兵書之名。蠟丸﹕古代傳遞機密文件,以蠟密封為丸,防偷拆或沉水受濕。雄文﹕比喻龔寄給林有關禁煙的策略。

語譯。知道了老朋友林則徐,被任命為欽差大臣,前往廣東禁煙。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,尚未完成,他到了南方,定當會謹慎小心從事。我有關於禁煙的好策略,想像機密文件封在蠟丸裏,向他提出。但很可惜,因為沒有適當人選交託,沒有辦法寄去。

龔是詩人、學者,一貫關心家國,深知鴉片禍害,力主嚴禁。在上述七絕之前,還有兩首,即《己亥雜詩》的第85和86首,也談及鴉片。

第85首﹕「津梁條約遍東南,誰遣藏春深塢逢?不枉人呼蓮幕客,碧紗櫥護阿芙蓉。」註釋﹕津梁句﹕津梁,准許外國船隻貿易的港口,乾隆時只有廣州一地。但禁令鬆弛,其後,東南沿海鴉片走私甚盛。誰遣句﹕藏春,製鴉片的罌粟;塢,四面高山的低地,比喻鴉片煙館;逢,到處出現。不枉兩句﹕難怪人們稱那些幕僚做「蓮幕客」,原來他們躲在碧紗帳裏吸鴉片;「阿芙蓉」,即鴉片。

第86首﹕「鬼燈隊隊散秋螢,落魄參軍淚眼熒。何不專城花縣去?春眠寒食未曾醒。」篇幅所限,只作簡略語譯。吸鴉片的人一隊隊提着燈籠像秋螢,進出煙館。墮落的幕客,煙癮發作,眼淚鼻涕直流。何不叫他們到鴉片進口的花縣去做官,那麼,在禁火的寒食也不用醒來。寒食禁火比喻禁煙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