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淚比長生殿上多」

《長恨歌》與《琵琶行》,是唐代白居易的兩首七古名作,堪稱雙璧。你讀過嗎?比較過嗎?

我是欣賞《琵琶行》的。詩中對琵琶音韻的描繪,可謂妙絕。「門前冷落車馬稀,老大嫁作商人婦」;「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」。更借琵琶女的遭遇,聯繫到作者被貶的處境,互相映襯,引發讀者的同情共鳴。

對《長恨歌》,我卻覺得歪曲美化了事實,大有「擦鞋」之嫌。楊貴妃本是唐玄宗十八子壽王的妃子,玄宗重色奪之而寵幸,兄弟姊妹皆列士。安祿山反,「六軍不發無奈何」,於馬嵬驛被賜死。作者揑造了楊死後化作仙子的神話,兩人重見。「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;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」。把荒謬的戀情,歌頌為愛的典範,實在有點使人嘔吐。有人與我有此同感嗎?

清初袁枚,有一首七絕《馬嵬》﹕「莫唱當年《長恨歌》,人間亦自有銀河。石壕村裏夫妻別,淚比長生殿上多。」註釋。馬嵬﹕馬嵬驛,在陝西。天寶十四年(755),安祿山叛亂,玄宗從長安逃亡四川,途經此地,在隨從將士脅迫下,勒死貴妃。銀河﹕天河。神話中,牛郎與織女被銀河所隔,每年只在七夕聚會一次。石壕村﹕杜甫有詩《石壕吏》,寫村民在安史之亂中,「有吏夜捉人」,受徵役之苦,家毁人亡。長生殿﹕「但教心似金鈿堅,天上人間會相見」;「七月七日長生殿,夜半無人私語時」。這是《長恨歌》中的詩句,玄宗與貴妃在七夕長生殿上,作永遠相愛的誓詞。

語譯。不要再唱當年白居易所作的《長恨歌》了。好像天上一樣,人間也有銀河呀!多少夫妻,也像牛郎織女一樣,被人造的銀河分隔別離。請讀一讀杜甫的《石壕吏》,在苛政酷吏下,有多少老百姓是被迫夫妻家人分散的。他們流下的眼淚,不是比玄宗和貴妃在長生殿上,流下的更多嗎?

袁牧借詠史,關心民間疾苦,批判了《長恨歌》。詩中插入《石壕吏》作對比,含義更為深刻。寫得淺易流暢,言簡意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