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游詞兩首

他一生寫詩近萬首,堪稱最多產的詩人;也填詞,僅一百多首,但卻亦有不少佳作。詞風屬蘇辛派,慷慨而充滿愛國激情,直迫辛棄疾。我曾在本欄,談過他的《卜算子.咏梅》,現再來推介兩首。

《夜遊宮.記夢,寄師伯渾》﹕雪曉清笳亂起。夢遊處,不知何地。鐵騎無聲望似水。想關河,雁門西,青海際。睡覺寒燈裏,漏聲斷,月斜窗紙。自許封侯在萬里,有誰知?鬢雖殘,心未死。

註釋﹕師伯渾,陸的朋友,隱士,時有詩文往還。清笳﹕清脆的笳聲。鐵騎﹕「騎」音「企」,騎兵也,軍容嚴肅強悍的騎兵。雁門﹕今山西省西北,古時防禦胡人要地。青海際﹕青海邊。漏聲﹕報時的更漏聲。封侯﹕建功立業,取得官位。

語譯﹕下雪的早晨,忽然傳來軍號的清脆笳聲。其實,這是夢境,我在夢中,不知身處何地。從那笳聲,想像開去,在笳聲下聚集的騎兵軍容嚴肅強悍,候命出發,雖然人多,但悄然無聲,有如一片沉寂而又蘊含力量的海水。我猜想﹕這城關山河,大抵是淪落異族的雁門關和青海邊。夢醒了,孤燈亮着,更漏聲已停,紙窗外月亮西沉,天快亮了。我從來立志奔赴沙場,為國家建功立業,誰料得到,直到現在,頭髮白了,但此志未改而又未能實現。

《訴衷情》﹕當年萬里覓封侯,疋馬戍梁州。關河夢斷何處,塵暗舊貂裘。胡未滅,鬢先秋,淚空流。此生誰料,心在天山,身老滄洲。

註釋﹕覓封侯,見上首。疋馬﹕即匹馬。梁州﹕古時陝西地,邊防也。塵暗舊貂裘﹕所穿貂裘積滿塵埃,喻沒有建功立業的機會。鬢先秋﹕額邊頭髮先白了。天山﹕在新疆,比喻邊疆。滄洲﹕泛指近水的地方,喻陵士的居處。

這一首詞,在意旨以至用語上,都與上一首近似。陸游的詩和詞,都有這樣的毛病,一併拿來推介,也有讓讀者認識這缺點的意思。假如他只填其中的一首,是否讓讀者更為欣賞呢?他的詞不到詩的百分之一,但兩者都有同樣的毛病,也許是不忌雷同所致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