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幽憤而非柔情

四月十三日,本版本欄的左鄰,林燕妮女士刊出了《天下興亡詞人淚》,說辛棄疾的《摸魚兒》是柔情之作,辛非武將。我曾推介多首辛詞,卻沒有談過這一首,只提及過,這詞的首句「更能消幾番風雨」,與姜白石的「最可惜一片一片江山」的集句聯。

「柔情」大多是指兩性之間的,我認為該詞並非「柔情」之作,而是報國無路,憂慼天下興亡的幽憤。林文的題目,說得較為恰切。再,辛也並非不是武將,曾在敵後率領義軍。為使讀者易讀本文,我將該詞也引錄於下,只所加標點,與林文所引略有不同。

更能消幾番風雨?匆匆春又歸去。惜春長怕花開早,何況落紅無數。春且住,見說道﹕天涯芳草無歸路。怨春不語。算只有殷勤、畫檐蛛網,盡日惹飛絮。  長門事,準擬佳期又誤。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縱買相如賦,脈脈此情誰訴?君莫舞,君不見、玉環飛燕皆塵土!閒愁最苦。休去倚危欄,斜陽正在,煙柳斷腸處。

只註釋長門事、相如賦的典故。陳皇后失寵於漢武帝,幽居長門宮,以千金請司馬相如作《長門賦》。據云,武帝讀後,陳皇后復得親幸。但《長門賦》實非相如所作,陳皇后亦未再承寵幸,辛假借傳聞而已。

該詞實在是一個整整的隱喻,以殘春比喻當時南宋的國勢。「更能消幾番風雨」,慨嘆南宋有如匆匆歸去的殘春;作者又怕春天長了,花又開得早,那麼落紅更多更狼藉。他又懇求春天逗留下來,對她說﹕芳草無歸路。這暗喻愛國志士報國無路。春不回答,只剩下畫檐的蛛網(暗喻誤國小人),以敗落的柳絮來點綴殘春的景色。「長門事」和《相如賦》,暗喻自己曾多次上書國事,都得不到回答接納。「蛾眉」暗喻自己。「玉環」是楊貴妃,「飛燕」是趙飛燕,歷史上被指為漢唐的誤國禍水,暗喻荒淫的朝政。「君莫舞」、「君不見」,勸南宋不要重蹈覆轍。「閒愁最苦」,指自己被冷落閒置了,是最大的悲哀。在此處境,不要倚欄遠望神州了,那殘春落日,只會給人更大的悲哀。

林女士以為我的理解如何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