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徵明劫富濟貧

日前,拍賣會拍賣名家書畫,引起關於鑑辨作品真偽的討論。這事,使我想起了文徵明(1470-1559)的故事。

《明史》說,他是文天祥的後代。生於官宦之家,從小學文習畫,勤奮自律。天資平庸,八九歲時還說話不清,日後成功全靠後天的努力。因家庭背景,得拜當時很有名望的人為師,學習詩文、繪畫和書法。在書法上,精擅各體,尤以行書見長。他享壽近九十,晚年仍精壯,留下不少傑作,如《赤壁賦》、《琵琶行》等字數不少的墨寶。對他的行書評價是﹕溫潤秀勁,穩重老成,法度嚴謹,意態生動;雖無雄渾氣勢,卻有晉唐風貌,平實中顯現內涵。

多年前,我曾在本欄談過他的詞《滿江紅》。該詞評論南宋岳飛「風波獄」的冤家,指出罪魁是宋高宗趙構,秦檜只不過是幫兇而已。「念徽欽既返,此身何屬。千載休談南渡錯,當時自怕中原復。笑區區、一檜亦何能,逢其欲。」趙構害怕岳飛直搗黃龍,徹底擊敗金人,把被擄去的徽、欽二宗迎接回來,自己就再做不了南宋的皇帝了。秦檜看穿他的內心,所以替他把岳飛害死。這可以說是一針見血地解剖了歷史的奧秘。

明朝何良俊的《四友齋叢說》,記載了文徵明的這樣的一個故事﹕文不但精於書畫,而且是擅長於鑑辨書畫的真偽的高手。當時的一些收藏家,常常請託他去鑑辨一些打算收購的作品。

他在鑑辨時,並不說真話,往往把一些偽作,也說是真跡。有人知道了,認為他不老實,去欺騙人,自毁聲譽。

受到這樣的責備,文回答說﹕那些收購書畫的,必是富裕人家,要不是有多餘的錢,又怎樣會這樣破費,去買生活上並非必需的書畫呢?至於出賣這些書畫的人,必定等着錢用,甚至是等着買米下鍋的。遇到這樣的情形,明知那些書畫是偽作,我也說是真跡,讓其賣出,使窮者得到急需必需的金錢。這也是我助人的一種方法,說假話又何妨?

所以,我說文徵明「劫富濟貧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