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無人會、登臨意」

我偏愛辛棄疾詞,又來推介他的一首《水龍吟》( 登建康賞心亭),如下:楚天千里清秋,水隨天去秋無際。遙岑遠目,獻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樓頭,斷鴻聲裏,江南游子。把吳鈎看了,欄干拍遍,無人會、登臨意。休說鱸魚堪膾,儘西風、季鷹歸未?求田問舍,怕應羞見,劉郎才氣。可惜流年,憂愁風雨,樹猶如此!倩何人喚取,紅巾翠袖,搵英雄淚!

註釋。題解:建康,今南京;城上有賞心亭,下臨秦淮,觀賞美景之地。楚天:長江中下游一帶,戰國時楚國領土。遙岑:遠山。螺髻:螺形的髮髻。斷鴻:失群的孤雁。江南游子:作者自指,他自北方金人佔領區來歸南宋。吳鈎:鈎形的劍。季鷹:晉朝張翰,字季鷹,秋風起,想起家鄉鱸魚的美味,棄官回鄉。求田問舍句:求田問舍,買地置屋也;劉郎是劉備。

典出自《三國志》,許氾訪陳登,陳慢待之,叫他睡下牀。許告訴劉備,劉說:天下大亂,你只顧買地置屋,毫無大志,所以看不起你,假如是我,還會叫你睡在地上。樹猶如此:典出自《世說新語》,晉桓溫北征,經過金城,看見自己種植的樹已長到幾圍粗,嘆曰「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?」意思是人也老了。倩:請求。紅巾翠袖:少女裝扮,指歌妓。

語譯。在這長江中下游,一片清淒秋景。河水一直流到天邊,使人更覺這秋景的遼闊。眺望遠山,像美人頭上的玉簪螺髻,更惹人愁恨。我這來到江南的異鄉人,斜陽裏,站在樓上,聽見失群孤雁的叫聲,端詳了抽出的吳鈎,悲憤填胸,禁不住,一次又一次拍着欄干慨嘆:北方的國土,怎能讓敵人永遠佔領呀!這登高遠望的感慨,有誰能領會呢?

不要問我:會不會像張翰,想起家鄉秋天鱸魚的肥美而回去。我也不會像許氾,只顧為個人去買地置屋,因為這樣比起劉備的壯志,實在慚愧。寶貴的時光消逝了,國家仍在危難的風雨中,我忍不住像桓溫那樣慨嘆:樹長大了,人也老了!有哪一個人,替我把侍酒的歌妓叫來,抹去我滿眼的英雄淚水?

上下闋末句,前後呼應,更深切地表達出憂國的情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