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誰比誰快樂?

七月五日的新聞報道,一個倫敦志願團體,調查了各國和地區的生活,得出其快樂指數,列榜排名。

首十名,其中有犯罪率甚高的哥倫比亞和巴西,以及一黨專政的越南和古巴;經濟發達的富庶民主國家,卻一個也沒有。中國排名二十,香港卻是八十四,前者在後者之上,而且差距很大。我疑惑:這是怎麼樣的「快樂」呢?特別是中國和香港,我們都較為了解的。

當日的《明報》沒有這段新聞見報,未知是否因編輯與我有同樣的疑惑?不過,這一天的《明報》卻刊出了,三則關於中國的殊不快樂的報道。如下:一、《重返災區》( 系列之二)。四川綿竹是汶川大地震中,破壞最嚴重,死傷數以萬計的重災區之一。經過一年,記者近日在當地採訪時發現:另一種形式地震——心理地震——似正在當地災民中醞釀,尤其農村災區更為明顯。

記者所到之處聽到的,多是怨聲。

這些不滿情緒主要集中在三方面:一、因地震失去家園;二、因重建徵地失去賴以維生的部分土地;三、因金融海嘯等諸多原因,失去工作。災民稱此為「三座大山」。

當記者在一條村訪問時,不到五分鐘,村口村民設的暗哨,就傳來警訊: 「四輛公安車進村來抓記者了!」記者幸得村民協助躲起來。

二、劉進圖的《京港快線——中央政令不行,冤案平反無期》。十二年前,徐健因拒絕上司要求,在一封誣告信上聯署,被非法解除了職務,受迫害而亡命天涯。在逃亡中,他以掌握的錄音和文件,向高層直至中共十七大告狀。經獨立調查,終於在二○○八年三月,由中央批示獲得平反。但地區官員拒不執行,至今仍冤情未雪而不能復職,已拖延了一年多。

比起上述的五分鐘公安便來抓記者,此事卻沉冤十二年,不執行批示一年多,兩者的效率何其判若雲泥啊!

三、四川社會科學院碩士研究生劉建永,訪美期間,拜會了達賴喇麻、民運人士和民運組織,因而被校方開除。

地震災民、徐健和劉建永,都比港人快樂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