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輯六《又綠江南》出版了

本年度的書展,由今天至廿八日,在會展中心舉行。每年的書展,我都出版一本本欄見報文字的結集或選輯,在會場發售。這次出版的,是繼《回眸時看》、《隨風潛入夜》、《滋蘭又樹蕙》、《一枝清采》、《俯首甘為》之後的第六本選輯《又綠江南》。

選輯的出版,目的是為了方便家長或老師,不必再費心在結集中,選出適合子弟或學生去讀的篇章。

所以,不少人是結集和選輯都買的。

書名《又綠江南》撮自王安石的七絕《泊船瓜洲》: 「京口瓜洲一水間,鐘山只隔數重山。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?」詩中第三句的「綠」字,作者曾寫作「到」、「過」、「入」、「滿」等,經千錘百煉後,始改定為「綠」字,賺盡千古讚語,成為文學史上的美談。但我撮取這四個字,作為書名,卻與此無關。

「春風化雨」,是人們用來讚揚教育工作的意義和功能的成語。在春風春雨中,大地又一次變得碧綠,花草樹木勃生,當然會長出纍纍碩果。在一個好老師的教導下,下一代也會像春風春雨中的花草樹木一樣,健康成長起來。

我從事了整整四十年教育工作,自覺也被認為,是一個好老師和好校長。倘若有第二次生命,我也願意再一次,同樣地去度過這整整四十年的青春。

一九九二年九月,從學校退休後,我沒有完全脫離教育工作,仍擔任教協會監事會主席、葛量洪校友會屬校校董會主席;我還把在《明報》寫《三言堂》的專欄,也當作有教育意義的工作。在這專欄所寫的故事、學生往事、學校行政,等等,不少家長和老師都愛看,認為對教育子弟和學生,對學校管理,有所啟發和幫助。的確,我仍是抱着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心情,去寫這個專欄的。

離開學校後,這些仍有教育意義的工作,我看作是我的第二個春天,不必去等待第二次生命的到來。第二個春天,也會讓大地添一點碧綠的吧? 「又綠江南」,我將會在餘生中,繼續把綿力化作春風春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