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詩二表三分鼎」

一位老讀者,不時來函切磋詩文。日前,他在信中問:孔明祠有一對聯, 「一詩二表三分鼎,萬古千秋五丈原」, 「一詩」所指為何?

上聯中的「二表」,是指《前後出師表》; 「三分鼎」,是指魏、蜀、吳三國鼎立。

下聯中的「五丈原」,是指在第二次伐魏途中的五丈原。孔明病危,在帳中地上,分佈七盞大燈,外佈四十九盞小燈,內安本命燈一盞,以求延壽。魏軍來犯,魏延飛步入告,竟把主命燈撲滅了。姜維大怒,拔劍欲殺魏延,孔明止之曰: 「吾命當絕,非他之過!」至於那「一詩」,是什麼呢?在《三國演義》,涉及孔明的詩有三首,到底是哪一首呢?

劉備初訪孔明,到了隆中,在山畔見數人,荷鋤耕田,歌曰:「蒼天如圓蓋,陸地如棋局。世人黑白分,往來爭榮辱。榮者自安安,辱者定碌碌。南陽有隱居,高眠臥不足。」劉備問何人所作?答:作者是臥龍先生。

劉備二顧草廬,遇一老者,口吟一詩,誤以為是孔明,其實是其岳父黃承彥,並說這是在女婿家中看到的《梁父吟》,但沒有說清楚是否孔明所作。

劉備三謁孔明,孔明晝寢未醒。

劉、關、張三人,在門外立了一個時辰,不去吵醒他。孔明醒過來了,口吟一詩曰:「大夢誰先覺?平生我自知。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遲遲。」我以為以上的三首詩,都不是聯中所指的「一詩」,因為都無深意,未能反映出孔明的性格為人。

《三國志•蜀書•諸葛亮傳》說:他「好為《梁父吟》」。在六月二十二日本欄見報的《諸葛亮與兩首〈梁父吟〉》,我談過《漢樂府•梁父吟》,其中「二桃殺三士」的故事,政治性極強,切合孔明身分。所以, 「一詩」應是該詩。

我還以為, 下聯的「萬古千秋」,不是孔明的事迹,與「一詩二表三分鼎」和「五丈原」不配合。假如改為「八陣七擒」,是否較佳呢?擺設八陣圖和七擒孟獲,顯示出孔明的智謀和豐功偉績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