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鶴樓與鳳凰台

宋代嚴羽的《滄浪詩話》說﹕「唐人七言律詩,當以崔顥《黃鶴樓》為第一。」經此一讚,作者與詩都極有名氣。該詩如下﹕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餘黃鶴樓。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雲千載空悠悠。晴川歷歷漢陽樹,芳草萋萋鸚鵡洲。日暮鄉關何處是?煙波江上使人愁。

黃鶴樓位於武昌西,面臨長江。相傳仙人子安曾乘鶴過此,該名勝至今仍在。昔人﹕從前的人,是指曾到黃鶴樓的仙人。晴川﹕是太陽照耀下的長江。歷歷﹕清楚看得見。漢陽樹﹕武漢附近長江兩岸的樹木。萋萋﹕茂盛。鸚鵡洲﹕在漢陽西南長江中的島嶼,後被江水沖沒,今已不存在。

此詩的好處在哪裏呢?「文以氣為主」,該詩隨首聯開始,順勢而下,貫注到底,甚有氣勢。其實,若以七律的格律來要求,頗有「出格」之處。詩忌重用字句,詩中卻三次用了「黃鶴」兩字;第三、四句應對偶,但「不復返」與「空悠悠」,全不對仗;即使一、三、五不論,「黃鶴一去不復返」,只有首字平聲,是嚴重違反了七律「仄仄平平平仄仄」的拗句。有人說﹕當時七律尚未定型,所以如此。其實,此說不通,因為崔顥寫了不少完全合乎格律的七律。該詩以「氣」取勝,大抵是「以氣害詞」了。

李白來到黃鶴樓,也想題詩,但讀了崔顥的《黃鶴樓》,自覺無法超越,只好作罷。其後,作《登金陵鳳凰台》,很受崔詩的影響。該詩如下﹕鳳凰台上鳳凰游,鳳去台空江自流。吳宮花草埋幽徑,晉代衣冠成古丘。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鷺洲。總為浮雲能蔽日,長安不見使人愁。

三國的東吳和後來的東晉,都建都金陵。東吳的繁華已荒蕪,東晉的風流人物已葬墳中。遠望三山,似有似無;白鷺洲把江水一分為二。「浮雲」喻奸臣,「蔽日」喻蒙蔽皇帝;長安是京都,喻朝廷,不了解朝政如何,因而憂愁。

這詩一開首便三次疊用「鳳凰」兩字,有如《黃鶴樓》。全詩也如《黃鶴樓》,氣勢雄勁,一瀉如注,直至末句。在結構、意境、用辭上,都有崔詩的痕迹,只在末聯多了家國的憂慮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