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、字與號

人人都有姓名,但在中國,尤其是古時的讀書人,除了名之外還有字和號。俗語說: 「書生多別字」,一些人還有很多個字和號。

從周代開始,人除了名,還有字,字與名常有相關之義。出生三月,家人便為其定名。男子到了二十歲,已成年,由長輩或自己,定字。女子則到十五歲,已可出嫁,便有了字,所以成語說: 「待字閨中」。這是書禮之家的習慣,普通老百姓不少是文盲,大多沒有這一套。

古人,名用於自稱,字用於他稱。

彼此輩份地位相當的,尊稱別人用字不用名,謙稱自己則用名不用字;長輩對晚輩、老師對學生、上級對下級,也可稱名而不稱字,這樣顯得親切。

蘇秦和張儀的老師,號稱鬼谷子。

有人考證這是歷史上的第一個號,因而認為號,起於戰國。號是自取的,有種種不同的因緣,有抒發性情、有表明志向、有景慕賢人、有表彰珍藏、有紀誌居所、等等。

試舉一些較知名的人,來作說明。

三國蜀相諸葛亮,字孔明, 「亮」和「孔明」同義互訓。「卧龍」不是自取,可說是別人給他的外號。

晉代田園詩人陶潛,字淵明和元亮, 「淵」與「潛」,義近; 「明」和「元亮」,因為他敬佩諸葛亮。五柳先生,是他自取的號, 「宅邊有五柳樹, 因以為號焉」( 《五柳先生傳》)。

北宋文學家歐陽修,自號醉翁,因曾寫了一篇千古名作《醉翁亭記》。

晚年又自號六一居士,其意是家中有:一萬卷書、一千卷古今石文、一張琴、一局棋、一壺酒、再加上自己一個老翁。

近人金石書畫家鄧鐵, 又名菊初、士杰,字純鐵,但最著名的是他的號糞翁。因為冒其鄧鐵之名的偽作甚多,一怒之下,以「糞翁」署名,看看還有沒有人用這個臭氣衝天的名?他還命名其居室為「廁所間」;又刻了「遺臭萬年」、「逐臭之夫」的印鑑,蓋在作品上。更妙的是,他舉辦了一個個人的書法篆刻展覽,所發出的請柬,都是用廁紙印製。

字和號,也可說是中國的一種傳統文化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