魯迅理髮

1926 年,他到廈門大學任教。

一向不太注重儀表。在廈門,工作和生活都不甚愉快,就更不修邊幅,好幾月沒有理髮,頭髮長得長長垂耳。自己也覺得不像樣子了,才向人查問理髮室所在,去理髮。

走進了理髮室,理髮師見他長髮蓬鬆,身穿一件褪色的灰長袍,腳上一雙舊布鞋,一副經歷滄桑的潦倒寒酸的模樣,心存怠慢,很看不起。到理髮時,便馬馬虎虎,草草了事,頭上兩邊的髮腳,都剪得不齊整。

理髮完了,照過鏡子,魯迅沒有哼一聲。付款時,他隨便在袋裏抓出一把硬幣,沒有點數便放下了,昂首揚長而去。理髮師點一點數目,所付的款項,竟然是定價的三倍多。不由得不一驚,自嘆走了眼,心裏記着,以後對這位客人,一定要刮目相看。

過了一段時間,魯迅又來理髮了,穿著打扮還是和上次一樣。

理髮師是認得他的,知道是上次的闊客,奉之為上賓。不但招呼殷勤,還送上茶煙款待。

理髮時,放足精神,倍用工夫,慢工細剪,花去的時間,差不多比上次長了一半。理髮完了,以為獎賞一定會比上次更多。

付款時,魯迅掏出硬幣,一個一個點得很清楚,只照定價,沒有一分一毫多給的獎賞。

這出乎理髮師的意料之外,心裏非常納悶,忍不住問道: 「先生,你上一次給那麼多錢,為什麼這一次卻給這麼少呢?」魯迅的反應很平淡,不以為忤,微笑着答道: 「上一次,你毫不認真,只替我亂剪,我付款也就不認真而亂付。這一次,你認真得多了,按足規矩替我剪,我便認真地照規矩付款!」理髮師啞口無言。

這一件軼事,不是像他的雜文一樣,那麼幽默、尖銳、深刻嗎?也可算是他的性格的典型反映。

我認為更難得的是,對理髮師第一次的怠慢馬虎,他沒有發作,第二次仍然去那理髮室。至於他第一次是否有意多給錢,留待第二次再去時,看看理髮師的態度有沒有改變,才給他一個教訓,我無法忖測,第三次他還會去嗎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