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集十九《起看星斗》

今年的書展,由七月廿一日至廿七日,現場率先發售本欄的第十九本結集《起看星斗》。所收文字見報日期,由二○○九年九月初至一○年四月底,一篇不漏。書名撮自魯迅的七律《亥年殘秋偶作》,如下﹕曾驚秋肅臨天下,敢遣春溫上筆端。塵海蒼茫沉百感,金風蕭瑟走千官。老歸大澤菰蒲盡,夢墜空雲齒髮寒。竦聽荒雞偏闃寂,起看星斗正闌干。

這是他舊詩的壓卷之作,也是我最喜愛的一首。初讀時,特別欣賞首聯,「曾驚秋肅臨天下,敢遣春溫上筆端」,很受到無懼「秋肅」而「敢遣春溫」的精神的鼓勵。後來,才領會得到,那精神是源自末聯的「竦聽荒雞偏闃寂,起看星斗正闌干」。

在黑夜裏,人們都渴望聽見報曉的雞聲,等待破曉的來臨。但害怕光明的專制獨裁統治者,以為沒有雞聲,就可以阻止太陽升起,於是捕殺雄雞,連荒郊的也殺絕。有一些人因而聽不見雞聲報曉,便對黎明絕望了。

但知道事物發展規律的人,並非只靠雞聲去預測黎明的到來。他們認為地球的自轉是停不了的,雖然沒有一聲報曉的雞鳴,夜空的星斗也必定西沉,太陽也必定升起。殺絕雄雞,也阻止不了星斗西沉、太陽升起的。

年來,國內利用資訊網絡突破言論、出版、新聞封鎖的人們,受到了嚴厲的監察、拘捕、和被判入獄。他們有如「荒雞」,對他們的迫害,也改變不了事物發展的規律的,黑夜必定過去,太陽一定會升起來。

《附錄》所收的文章,沒有一篇是我自己寫的,因為在這期間,除《三言堂》外,我沒有寫過別的東西。今年(二○一○)初,我證實患上了肺癌第四期,一時引起了許多認識或不認識我的朋友、甚至社會人士的關注,就此寫了不少慰問鼓勵的話,給我以對抗病魔的巨大精神力量。我對此無限感激,選出了一些收入本集的《附錄》,留為記念。

據說,癌病是無法完全治好的。我要帶病延年,爭取照常生活工作下去。一日一篇的《三言堂》,我會一如既往寫下去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