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為他人作嫁衣裳」

一些詩詞名句,成為了典故、成語或慣用語。倘不知道其出處,或會未能透徹了解含義,或會誤用。本文的題目,便是出自晚唐詩人秦韜玉的七律《貧女》。該詩全首如下﹕蓬門未識綺羅香,擬托良媒益自傷。誰愛風流高格調,共憐時世儉梳妝。敢將十指誇針巧,不把雙眉鬥畫長。苦恨年年壓金線,為他人作嫁衣裳。

註釋。蓬門﹕蓬草編織的門,比喻貧窮人家。綺羅﹕綾羅綢緞,比喻富貴之家的生活。益﹕更加。傷﹕哀傷。風流﹕指品格嫻淑、行為高潔。儉﹕儉與「險」字通,高也;高髮髻是唐朝女子的流行打扮。畫長﹕把雙眉畫長,是唐朝貴族婦女慣常的化妝。壓金線﹕用金線去為富貴女子刺綉造出嫁的服裝。

語譯。我是一個出身於貧窮人家的女子,從來沒有接觸過豐裕的生活,不知道富有人家是怎樣過活的。在這個階級森嚴的社會,婚姻講究門當戶對,我想找一個好媒人為我找一戶好婆家也做不到,只好暗自更加哀傷。有哪一個人會愛貧家女子的嫻淑品格和高潔行為呢?現時的社會,都只追求那些梳高髻的貴族女子。我敢自誇有十隻靈活的手指,能造其精美的刺繡和衣裳;但卻不願把眉毛畫得長長,和那些貴族女子比美。我心懷幽憤,年年都艱辛地用金線去刺繡和造衣裳,但都是為那些貴族女子作出嫁的嫁妝,從來沒有一件是屬於自己的。我什麼時候才出嫁呢?

這首詩,雖然說的是貧女,其實是說詩人自己的命運。秦韜玉曾中進士,由於當時社會黑暗,官場講究出身和關係,而他偏偏對這些現象抗拒,看不過眼,因而仕途殊不順暢。《貧女》詩中所說﹕「誰愛風流高格調」、「敢將十指誇針巧」,就是比喻自己的高尚品格和真才實學;「共憐時世儉梳妝」、「不把雙眉鬥畫長」,就是諷刺當時的社會高層勾結的敗壞風氣。「苦恨年年壓金線,為他人作嫁衣裳」,就是形象地說出自己不幸的命運。全首是貧女的獨白,其實是詩人的控訴。

秦韜玉以七律見長,現存詩約三十多首,語言清新,風格剛健,多揭露諷刺時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