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酒壺

孔子和學生們,一同去參觀魯桓公的宗廟。他們發現,在宗廟裏的一張案桌上,放着一個形狀很奇特的酒壺,前所未見。孔子問守廟人﹕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守廟人答道﹕「這是君王用來做座右銘的酒壺。」學生們聽了,都莫名其妙﹕一個酒壺,怎可以用來做座右銘呢?孔子想了一想,說﹕呵!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讓我來向你們解釋!

他叫學生拿來一大瓢清水。酒壺是空的,壺身傾斜。他慢慢地把清水注進酒壺裏。學生們都在旁屏息靜觀,清水慢慢地注入,傾斜的壺身便隨着而慢慢地擺正。清水繼續注入,水在壺內一直漲到接近壺口,壺全滿了,忽然「砰」的一聲,全個酒壺翻倒了,裏面的清水全都倒了出來。

子路問孔子﹕這個酒壺,虛則傾斜,半滿則擺正;全滿則翻倒;其中含有什麼哲理呢?

孔子說﹕的確很有哲理,所以用來做座右銘,叫人們時刻要警惕。

學生們並沒有完全明白,孔子便繼續解釋下去﹕大多數的人,都好像這酒壺一樣,要不時自我反省。

酒壺空着,就好像一個人沒有什麼學識,也因而沒有什麼修養。這樣,往往自以為是,行為常有偏歪,不能成為一個端正的君子。這樣,就好像這酒壺空着的時候一樣,是傾斜而無法直立的。

酒壺內有一半清水,就好像一個人,既有一定的學識、本領、修養,但卻不自滿。這樣的人雖然博聞卻不驕傲,仍然努力求學;雖然勇猛有力,但表面上卻似乎怯弱膽小,並不好勝爭強;雖然富有豐盛,但仍然勤儉節約,絕不奢華囂張。這樣,就像擺正了的酒壺,是一個端端正正的君子。酒壺滿了,便過量而翻倒。

學生們聽了,恍然大悟,明白了不少做人的道理。孔子最後說﹕一切事物都存在着一定的「量度」。達不到這「量度」,便是缺點;超乎這個「量度」也會走向反面而成為壞事。所以,要「量度」適合,掌握好界限、分寸、火候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