欺以其方

唐朝詩人張祐,性嗜酒而狂飲,好慕仗義,喜結交江湖豪傑,並以俠士自許。

一天深夜,忽有敲門聲。他開門一看,見一武士裝束佩劍的人,手提着一個滿是鮮血的革囊,說道﹕「這是張俠士的府上嗎?」張祐連忙請他進入客廳,奉茶款待,問有何指教?這客人很爽直,知道了主人是張祐,也快人快語地說出來意﹕「小人有一仇家,十年前隱匿江湖。我到處去尋覓,最近,才發現他就住在附近。今晚,我到他家裏,割下他的首級,報了血海深仇。」說罷拍了幾拍手提的革囊,說﹕「這就是他的頭顱!」又說﹕「你可以讓我在府上歇宿一夜嗎?」張祐聽了,甚為佩服,大有相見恨晚之感,不但答應客人歇宿,並立即吩咐家人設宴置酒款待。席間,客人大飲大食,一派豪氣,甚得張祐欣賞。客人說﹕「素聞先生仗義,今夜得晤,果然名不虛傳,我沒有找錯人了。我還有一事相求,未知能否幫助?」張祐不停點頭說﹕「你只管說出來,我一定會盡力而為!」客人說﹕「離這裏三里左右,有一位義士,對我恩重如山。我曾多次遭那仇家陷害,幾乎喪命,都是得到這位義士救助,才逃出生天。我這一生,一恩一仇,今晚只報了仇,但還有恩未報。假如連恩也報了,便死而無憾了。你能借我黃金百両嗎?我立即送去給這義士,這樣,恩仇都了卻了。今後,我不惜為你赴湯蹈火!」張祐對客人拍案激賞,把家中的金銀細軟,全都搜集出來,給了客人,說﹕「你去把恩也了結了吧!」客人取了金銀細軟,放下革囊,說一兩時辰便會回來。但去沓如黃鶴,一直到天亮也不見他的蹤影。

張祐開始懷疑,打開留下的革囊一看,裏面不是人頭而是一個豬頭,這才知道受騙上當了。

這個故事,載於《太平廣記》。附庸風雅的俗人,可常見;但附庸俠義的雅客,也有的,故事中的張祐便是。這騙徒,很懂得「欺以其方」的道理,所以輕易得手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