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對「君子不器」的補充

「君子不器」這句話,孔子所說,出於《論語.為政》。

楊伯峻的《論語譯注》,譯文是: 「君子不像器皿一般(只有一定的用途)。」註釋說: 「古代知識範圍狹窄,孔子認為應該無所不通。後人還曾說,一事之不知,儒者之恥。」李澤厚的《論語今讀》,譯文是: 「君子不是器具。」註釋引用朱熹的《四書集註》,說: 「器者,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,成德之士,禮無不具,故用無不周,非特為一才一藝而已。」君子不應像器具,只有一種用途,而須多才多藝。

以上兩書的解釋,都很清晰詳細,還有什麼可補充的呢?我的補充,雖源於此句,但伸引至句外,頗有借題發揮的意味。

一、「君子」是什麼?這是儒家修養的典範。我以為:不但品德高尚,博學能幹,而還做實事,對社會有所貢獻,要在實踐中,表現出他的品德和才能。否則,成為脫離塵世的深山隱士,只是獨善其身,又怎樣值得尊敬和學習呢?

二、「器」是工具。工具是沒有靈魂和理想的,被擁有者所操控,用它去做什麼,它便去做什麼,不管好事壞事。「君子」怎能這樣呢?要有靈魂和理想,能夠獨立思考,只去做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。

三、「器」字裏面有一個「犬」字,我比喻之為走狗、幫兇、嘍囉等等。「不器」,就是鄙屑這些東西。「無友不如己者」,君子只有志同道合的戰友,一起奮鬥,絕不拉幫結黨去營私。

四、「器」字有四個口。「君子」只需有一個口便夠,不要那麼多個。口多,必言多,言多必失。

「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」,說話謹慎而行動要敏捷。「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也」,說得多,做得少,是可恥的。「君子於其言,無所苟而已矣」,說話措辭不能有一點點馬虎隨便。「不器」就是少說話多做事。

以上引用的句子,都是出於《論語》的,不每句都去註明了。

「君子」要去實踐,不做工具,不結黨營私,少說話。你以為我的補充如何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