鹽和棉花

一隻驢子,背着幾包重甸甸的鹽,要到小河的對岸去。河上沒有橋,只能涉水而過。牠看一看河水,水清見底;再踢了幾塊岸上的小石頭進河裏,看着小石頭慢慢地滾到河中心。這樣,牠測試得河水並不深,憑牠的身高,是完全可以涉水過河而沒有危險的。

於是,牠先把頭浸進河水,洗洗臉,再喝幾口清涼的河水,好讓精神抖擻一下。接着,牠便小心謹慎地,慢慢一步一步地,走進河裏。清涼的河水,使牠精神一振;腳下光滑滑的石卵,雖然偶然使牠站得不穩,但很快便習慣了。

走着走着,還沒有去到小河的中心,驢子覺得背上負擔輕了不少。牠不知道是什麼緣故,原來牠背上的鹽被河水不斷融化了,鹽融化了入河水,自然重量減輕。

驢子很高興,叫道﹕「想不到這條河的水,竟然是『魔水』,會把我背上的東西減輕。我以為涉水過河很困難,原來比在陸路上走,還要輕鬆一點呢!」牠很愉快輕易地,渡過了小河。

這一次,牠又來到小河邊,要到對岸去。但這一次背着不是鹽,而是棉花。棉花的體積較大,但重量卻比鹽輕得多。牠心裏想﹕我這次過河,應該比上次輕鬆容易了。

牠又先把頭浸進河水,洗洗臉,再喝幾口清涼的河水,便昂然走進河裏。

走了幾步,腳下一滑,身體傾側了,背上的棉花浸了在水裏。牠本以為棉花浸了水,會好像鹽一樣輕起來的。誰知卻相反,濕了水的棉花比沒有濕水的重得多。背上的棉花愈來愈重,一個波浪湧來,使牠無法站穩,倒在河水裏,牠就這樣淹死在小河裏。

驢子不可謂不小心的。第一次過河,牠小心看過和測試過河水的深淺,知道涉水而過不會有危險,才過河的。

至於第二次,因為有了第一次的經驗,同樣的小河,而且背上的東西比上次輕,有什麼問題呢?

驢子並不魯莽。牠注意面對客觀的環境,那河水的深淺;卻沒有注意自己主觀負擔的變化,由鹽變了棉花,所以淹死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