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存疑

上星期,林燕妮女士在本版她的專欄,寫了一個男女關係的故事,題為《九月》。

一對久別的男女,男的已婚,有家室,當上了教授;女的未婚,事業也有成。兩人始終沒有忘懷,一年夏日,不約而同返港相遇。女的要到廣州一行,男的衝了上車,強要同行。到了廣州,兩人同住一飯店而不同房間。男的走到女的房間來,說﹕「我沒有看過你的胴體。」她把睡袍拉下了,至少她欠他這個,他是個高大偉岸但相當保守的男人,他不則一聲,她不曉得他在想什麼。

不用猜,這男人是會想幹什麼的了。她搖搖頭﹕「你對妻子不忠過沒有?」「沒有。」她相信他。她跟他說﹕「從來沒有就不好第一次對她不忠了。」他不知道美好的家庭多麼難求?他回到他的房間。翌日一齊坐車回港,全程無語,緣就這樣斷了。她不是個勾引別人丈夫的女子,他太純,他惱她一生也不想他日後痛苦。那是九月,她沒有家庭,他有。

關於男女之間的感情,林的了解、認識、經驗,恐怕要比我深入、領悟、豐富何止千倍萬倍。我只是從一些刻劃人性的愛情小說,略知多少而已。我不知林所寫的故事,是真實還是虛擬,僅憑我自己的知識,產生一些存疑。

男要看女的胴體,女拉下睡袍,以為是欠了他的。假如兩人不是事前,早已「心有靈犀一點通」,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嗎?

我不相信,一個拉下睡袍,一個看了胴體,事情就此便結束。「一件穢,兩件穢」,事情多會有進一步發展。

男的已有家室,女的也不求成家,兩人有了關係,雙方都知道對方不會糾纏,一拍手便會分開,沒有什麼「手尾」。所以這樣看,只一碰即止,我不相信,他們兩人就只這一次在廣州的酒店苟合,自此「緣就這樣斷了」。雖然以後的往來不會很密切,但一有偶然的機會,他們還是會再續這苟合之緣。

他們像酷日下的路人,走得渴了,看見路旁有擺賣冰淇淋的攤檔,便上前去買一杯來吃。他們只顧解一時的口渴口饞,是不理會衛生和觀瞻的了。你覺得我這樣的存疑怎樣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