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真論盡!」

十一月二日,林燕妮女士在左鄰的專欄說﹕「對比古今文章戲劇,找出很多遺留在廣東的古語變了粵語的字眼來,不知華叔可指教『輪盡』今語應怎麼說。」我回應如下﹕「輪盡」應寫作「論盡」。

一、「輪」音「倫」,「論」音「吝」。按粵語口語的發音,應作「論」。

二、從字面的意思去解釋,也應作「論」,而不是「所有車輪都爆了」,「論盡」可解釋為,說話說盡了,也說不清楚,意即說話的表達能力不高,表達得糊塗,推而廣之,指做事能力不高,沒有方法,常常做錯,往往帶來麻煩。

三、我並不認為「論盡」,是廣東古語變出來的粵語字眼,而是一直流行而沒有流失的方言。

從「論盡」一詞,我想起了六十一年前的一件往事。

1949年上半年,廣州還未解放,一些從事地下學聯的中共黨員,因身分暴露了,逃到香港來躲避。那時,學友社成立未久,有三位這樣的朋友﹕周青、黃堅、方鬼(前兩者為女性,後者是男性)三人,來教授各種土風舞,所以訂社名為「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」。方鬼為人很「生鬼」,說話不多,卻很幽默。打探他為什麼名字用一個「鬼」字,原來他的真名中,有一「槐」字而取其右邊。據聞,他與當時培僑中學的校長有親戚關係。

一個星期天,學友社去旅行。由牛池灣巴士總站,步行至井欄樹,再由井欄樹走斜坡直下小夏威夷,即今將軍澳。那裏有一個小池塘,是一個廢棄了的麵粉廠。回程,再由小夏威夷爬斜坡回井欄樹,又由井欄樹步行返回牛池灣巴士總站散隊。到了井欄樹,大家都疲倦不堪,舉步維艱。這時,方鬼教我們唱一首朗誦的兒歌,來鼓勵士氣﹕「八個人一齊行,四個人跟四個人。前頭跌一交,後面跟埋摜。行快啲啦,行極都行唔快;行快啲啦,你行極都行唔快!你真論盡,你真論盡,你真真係論盡!」大家齊聲朗誦這兒歌,忘記了疲倦,很輕鬆地走到了牛池灣巴士總站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