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小木橋

一個心理學家,做了一個這樣的實驗。

他選了十個人,帶他們走進一個黑暗的大堂。大堂的燈光很弱,只看見一條約兩呎闊的木板,由這邊一直通到那邊。木板下是怎樣的,他們全看不見,不知道。

他們全都走過了,心理學家把兩三盞微弱燈光亮着了,隱隱地看見是一個大水池。他問道﹕「有誰再願意走過木板,穿過大堂嗎?」這十個人當中,有五個說是願意的。

這一次,這五個人走過木板比上一次慢得多,幾乎全部花多了三分之一的時間。其中有一個,一開始就走得顫顫巍巍的,走了一半,便要俯下身來,兩手摸着木板,像爬行一樣,才走完其餘的一半。

心理學家又多亮了大堂的幾盞燈,把大水池照得更亮了。這時,照見有幾條大鱷魚在水裏游來游去,張着嘴,嘴裏滿是尖尖利利的牙齒。

他問﹕「現在,有誰願意走過這木板呢?」問了好幾次,都沒有人作答。他又說﹕「這不過是你們剛才走過的木板,剛才走過了,現在也一定可以走過的。勇敢一點,試一試吧!」許久許久,只有一個人舉手。他張開兩手作平衡,走每一步都非常小心,前腳在木板上穩穩地踏了幾下,後腳才踏上前去。他終於走過了這小木橋,但所花的時間,是他們十人走過時的七倍。

最後,心理學家把大堂裏的燈,全都亮着了。這些燈,有些在天花板上,有些在四邊的牆壁,更有些在池底向上照,特別是池底的燈,把水池的情況照得很清楚。原來在木板和池水之間,有一個安全網,安全網用淺色、堅韌的、幼細的纖維織成,沒有強烈的燈照射,很難看得見。

心理學家問﹕「有誰願意走過這木板?」十個人當中,八個人舉手。心理學家問那兩個沒有舉手的人﹕「你們為什麼不願意再走?」一個說﹕「我不知道這網是否真的安全?我較胖,假如網承受不起我的重量,還是有危險的。」另一個說﹕「即使安全網很安全,但從木板上掉了下來,掉進池裏,也會把全身弄濕。要去更衣,很麻煩呀!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