魚在哪裏?

蘇東坡與酒肉和尚佛印,是好朋友。但他們兩人不時互相取笑捉弄,活像一對歡喜冤家。

他們都愛吃魚。一天,廚師烹煮了香噴噴的西湖醋魚,送到桌上,蘇正要起筷,忽然僕人來報﹕佛印到訪。

他不願佛印分吃,連忙把醋魚,放到書架頂上,藏起來。佛印的嗅覺很敏銳,聞得醋魚的香味,也看見書架上放着盤子,知道蘇把魚藏在那裏,但又不好意思揭穿。說道﹕「大學士,我有一個字向你請教。」

「什麼字?請說!」

「是你的姓那個『蘇』字,到底有哪幾種寫法呢?」「普通的寫法是,在草頭下,『魚』字寫在左邊,『禾』字寫在右邊。但另有一寫法是,『禾』字寫在左邊,『魚』字寫在右邊。」「那『魚』字,可以放在上面嗎?有這樣的寫法嗎?」「不!這樣寫是不行的!」佛印大笑,說﹕「既然不行,你又為什麼把魚放在上面呢?」意思是指書架上的魚。

蘇知道上當了,只得從書架頂拿下魚來,與佛印共食。

佛印為了反擊蘇這一次藏起魚,幾天後,也烹煮了西湖醋魚,邀請蘇來共膳。

蘇來到了,佛印把魚收藏在一個磬(音「慶」,石製的敲擊樂器,和尚唸經時,用來敲擊)裏。

蘇看看桌上的菜餚,怎麼沒有魚呢?再看見佛印身旁,放着一個大大的磬,便猜得魚一定是收藏在裏面了。假裝出愁眉苦臉的沉思表情,遲遲沒有舉筷。佛印問他為了什麼事?他說﹕「我有一上聯,想了好幾天,也想不出下聯來。」佛印問上聯是怎樣的?蘇說﹕「上聯是『向陽門第春常在』。」佛印說﹕「這是很普通的對聯,下聯是『積善人家慶有餘』。」蘇笑道﹕「謝謝你的指點。你說『磬有魚』,怎麼不拿出來呢?」兩人相視大笑,一同吃拿出來的美味的西湖醋魚。

謔而不虐,這是有文化教養的人的捉弄取笑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