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海粟改寫對聯

「寵辱不驚,看庭前花開花落;去留無意,望天上雲卷雲舒。」一位讀者來信,說很喜愛這對聯,並詢問其作者及出處。此聯的作者,是著名書畫大師劉海粟;文革期間,因飽受迫害,經歷百般辛酸,看盡世間醜態,乃作此聯自我開解,自慰自勉。嚴格一點說,不是作而只是改寫;所本是清代學者張英所撰的雙溪草堂楹聯:「白鳥忘機,看天外雲舒雲卷;青山不老,任庭前花落花開。」

劉的改寫,「寵辱不驚」、「去留無意」,切合當時背景,注入個人感情,我覺得比原作深刻很多,有點「銀」成金之概。

順便說一說,三兩則對聯的改寫。

襄陽隆中諸葛亮故居聯,作者佚名:「南華經,相如賦,班固文,馬遷史,薛濤箋,右軍書,少陵詩,摩詰畫,屈子離騷,古今絕藝;滄海日,赤城霞,峨眉霧,巫山雲,洞庭月,彭蠡煙,瀟湘雨,廣陵濤,廬山瀑布,宇宙奇觀。」上聯以《莊子》(又稱《南華真經》)、司馬相如的賦、班固的《漢書》、司馬遷的《史記》、薛濤的詩箋、王羲之的字、杜甫的詩、王維的畫、屈原的《離騷》,來與下聯名山大川美景相對比,一是「古今絕藝」,一是「宇宙奇觀」。其實都與諸葛亮無關,讀之卻襟懷視野無限擴闊。

明詩人李東陽,略為改寫,作為自己書齋的聯:「滄海日、赤城霞、峨眉雪、巫峽雲、洞庭月、彭蠡煙、瀟湘雨、廣陵潮、匡廬瀑布,合宇宙奇觀,繪吾齋壁;青蓮詩、摩詰畫、右軍書、左氏傳、南華經、馬遷史、薛濤箋、相如賦、屈子離騷,收古今絕藝,置我山窗。」

清篆刻書法家鄧石如,也有仿此而寫的題碧山書屋聯:「滄海日、赤城霞、峨眉雪、巫峽雲、洞庭月、彭蠡煙、瀟湘雨、武夷峰、廬山瀑布,合宇宙奇觀繪吾齋壁;少陵詩、摩詰畫、左傳文、司馬史、薛濤箋、右軍帖、南華經、相如賦、屈子離騷,收古今絕藝置我軒窗。」我覺得上述兩聯的改寫,只改個別字句和次序,毫無新意,可以說是抄襲。

陝西潼關城樓,頗多對聯,其一是:「華岳三峰憑檻立;黃河九曲抱關來。」另一是仿作:「當頭華岳三峰出;迎面黃河九曲來。」兩者比較,後者是否氣勢雄偉一些,改得不錯呢?

清書法家書法理論家包世臣,有一副書齋聯:「喜有兩眼明,多交益友;恨無十年暇,盡讀奇書。」王蘭汀(未知為何許人),將之改為:「願有兩眼明,多交益友;恨無十年暇,快讀奇書。」把「喜」和「盡」,改為「願」和「快」,謙厚得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