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集十五《煙雨平生》出版了

按計劃,我在本欄的文字,每兩年出版結集三本和選輯一本,共四本。這樣,每年的春節和書展,都有一本出版。

今年春節出版的,是結集十五《煙雨平生》,由○七年一月初至八月底見報的文字,所收一篇不漏。二月一日,這結集即在維園年宵巿場,支聯會的攤位開始發售;春節後,發行到各書店。

去年我自印的聖誕賀卡,封面印的,是撮自蘇東坡詞《定風波》中的兩句: 「回首向來蕭瑟處」、「也無風雨也無晴」。不少朋友收到了,都說: 「很喜歡那意境。」《煙雨平生》這書名,也撮自該詞的一句:「一蓑煙雨任生平」。可以說,是呼應上述那兩句的。我已七十七歲,回顧此生,的確很有一點「一蓑煙雨任平生」,但「回首向來蕭瑟處」,卻又覺得,彷彿「也無風雨也無晴」地,安然走過來了。

從上世紀四十年代末開始,那時我還是一個中學生,即參加群眾團體和社會活動,一直至今,幾乎凡六十年。其中有數不盡的「煙雨」,有難於訴說的困頓,但卻由此感到逝去的生命的充實和豐盛,無悔無憾。當我執筆去寫回憶錄時,將會去一一細說。

這結集所收,並非在《三言堂》見報的附錄,共有十多篇。其中有好幾篇頗可讀,如果讀者沒有讀過,可在結集找來一讀。

《「望斷天涯路一條」》(《明報月刊》07 年5 月),應以「見證回歸十年誌」為題的約稿而寫。

《「儉」是最重要的一個字》(廉署德育期刊《拓思》07 年第5 期)。

《我寫了十年〈三言堂〉》(《明報.世紀》)。

《什麼是愛國?什麼是民主?》(香港民主促進會及公共專業聯盟座談會講稿)。

《我讀「疾風驟雨」中的周南》(《明報.讀書》)。

《內幕與沒落的自白——讀〈羅德丞政海浮沉錄〉》( 《明報. 世紀》)。

《其「妙」莫名的高繼標——再讀〈羅德丞政海浮沉錄〉》(《明報.世紀》)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