續談關於詞的名詞

三天前,談了關於詞的名詞,那些都是較為通用的。這次來談, 另外的一些,沒有那麼通用。

重頭、換頭。小令如分兩段(或稱「疊」),上下兩疊的句式和音韻,完全相同的,稱為「重頭小令」,如《浪淘沙》、《江城子》、《漁歌子》等。如下疊與上疊的只第一句不相同而有所改變,則稱為「換頭」。

小令有「重頭」的,也有「換頭」的;但引、近、幔等,則全都是「換頭」,而沒有「重頭」的。

領字(虛字、襯字)。多是一個虛字,也有二三字的,帶領出下面的句子,多見於幔。領一句的,如: 「但暗憶江南江北」(姜夔《疏影》)。

領兩句的,如: 「嘆年來蹤.,何事苦淹留」(柳永《八聲甘州》)。領三句的,如: 「漸霜風淒緊,關河冷落, 殘照當樓」( 柳永《八聲甘州》)。領四句的,如: 「正驚湍直下,跳珠倒濺;小橋橫截,缺月初弓」(辛棄疾《沁園春》)。兩字的領字,有「莫如」、「那堪」、「還又」等;三字的有「更能消」、「最無端」、「又卻是」等。領字又稱「虛字」、「襯字」。

減字、偷聲。一首詞的曲調,雖有定格,但在歌唱的時候,對一些音節可以減去,使之更為動聽。減去了音節,從歌詞來說,是「減字」;從音樂來說,是「偷聲」。倘詞牌中有「減字」或「偷聲」的,就是由原來的樂曲,減少了音節改變而成。例如:《減字浣溪沙》、《偷聲木蘭花》等。

攤破、添字。這剛好與「減字、偷聲」相反。將原有的某一詞曲,在音樂拉長的時候,或在句子與句子之間的空隙,增加一些字句,略為改變了原來詞牌的格律。從音樂來說,是「攤破」; 從歌詞來說, 是「添字」。倘詞牌中有「攤破」或「添字」的,就是由原來的樂曲,拉長了音節和增加了字句而成。例如:《攤破浣溪沙》、《攤破南鄉子》等。

歌頭。最著名的,就是蘇軾的《水調歌頭》。有一些樂曲很長,或重複唱許多遍,每遍略有不同。若只取此樂曲的頭一段或第一遍,來作格律填詞,便稱「歌頭」。《水調歌頭》,便是只取《水調》樂曲的頭一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