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對春聯

寫了本欄十年有多, 記憶中,罕有在新春初一 與讀者們見過

面。當初,初一、二報紙停刊,自然不會;其後,這兩天照常出版,去年是首次,今天,是第二次,要借此機會,恭祝諸位: 「身體健康」、「工作順利」、「生活愉快」、「家庭溫馨」!

倘在這四方面,都能如此,當遠勝「財源廣進」、「橫財就手」吧?

此外,我還撰寫了兩對春聯,在這裏,一併送給讀者們。

其一。一位年紀比我更大的長者,是出版界的老前輩。去年,他囑我撰寫一對春聯,用來貼在鄉居的門外;今年在賀年卡上,附言希望我也撰寫一對。於是,我撰寫了:「青山不老生嫵媚,綠水長流自纏綿」。「青山不老」和「綠水長流」,是我喜歡為長者寫的揮春,現將其各加上三字而成此聯。七字聯貼出來,比四字的好看。

「嫵媚」兩字,靈感來自辛棄疾的詞: 「青山意氣崢嶸,似為我歸來嫵媚生」; 「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,情與貌,略相似」。「纏綿」兩字,靈感來自龔自珍的詩:「來何洶湧須揮劍,去尚纏綿可付簫」。

到了晚年,知識經驗豐富,又退休而從容,較多閑暇,倘仍能量力而為,做些有益於他人的事,這樣,生命不是很「嫵媚」嗎?時光如流水,逝去的充實,未來的仍有所為。這樣的生命,永記難忘,感情深繫,不是很「纏綿」嗎?

其二。去年,家住的大廈的管理處,託我撰寫一對春聯,貼在大廈的門口;今年,也同樣囑咐。於是,我以鶴頂格,用大廈的名稱,作為上下聯的首字,撰寫了一對: 「仁者樂山,仁者靜,仁者壽;安於得理,安於勤,安於群」。

上聯全出自《論語》,與「知者樂水,知者動,知者樂」並稱。「見仁見知」,我的性格是較接近仁者的。

下聯是自撰: 「安於得理」,改自「心安理得」; 「勤」會辛勞,但有成果; 「群」是與眾同樂,與鄰里融洽相處也。我是安於「得理」、「勤」和「群」的。

這兩對春聯,雖是代撰贈給他人,但其中也有自勉之意。望讀者們也喜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