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哥華讀者的來信

上月二十三日,本欄的《三個買賣藥材的商人》見報後,第一時間,即收到一位溫哥華讀者的傳真。他是曾與我通過信的,來信說:「拜讀你在《明報》的《蜀賈賣藥》故事,跟着你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,但我覺得是少問了買藥的人。如果沒有那些不懂貨、只貪平的愚蠢客,賣劣貨的商人何以能獲巨利?別的不說,單以現今在香港也好,在溫哥華也好,食肆林立,但濫竽充數者十之八九,原因是蠢食客太多,只顧便宜,以味精為真味。在民主制度下,政客是選民選出來的。但是什麼質素的選民,就選出什麼質素的政客。看見那些政客胡作非為,倒行逆施,還能怪誰呢?但是在香港,連選也沒有得選,又如何呢?」那故事是說:專賣劣貨的商人,成巨富;劣貨好貨都賣的商人,也能獲利;專賣好貨的商人,卻弄得饔飧不繼。

說了故事後,我問: 「這三個商人的生意,其結果真的會像故事所說的一樣嗎?倘若是真的,為什麼?故事用來慨嘆做官的人,這三個商人,用來比喻一些怎麼樣的官吏呢?今天還可不可以這樣做生意?結果會不會不同?今天,還有沒有像這三個商人的官吏?」我的確在該文,沒有問買藥的人。其實,也不必問,這故事不是已說了,這三個商人的生意做得怎樣了嗎?

從三人的生意,便知顧客的反應了。他們都只貪便宜,對藥材的質素和效果,都是無知的。

我回信說:在民主制度下,只逢迎選民,左搖右攏,毫無原則的政客,最終是會被唾棄的。只可欺騙一部分人,不能欺騙全部的人;只可欺騙一時,不能永遠欺騙。因為不是委任的終身制。

至於香港「連選也沒有得選」,這不是一個有商人和顧客的自由市場。那是「供給制」,要憑糧票、肉票、油票、布票等,才可購買得東西。不發給你這種種的票,你便什麼也買不到,哪裏還可計較好貨劣貨呢?據聞,在那時候,拿着肉票去買肉,不能揀選,割給你什麼也得要。

獨家經銷的「供給制」,好貨劣貨混雜的自由市場,你以為哪一種還是較好的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