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感謝陳婆婆一家!

自1990 年春節前夕,我即為市民寫揮春。最初,是免費義務的;幾年前,才隨緣樂助,為支聯會籌款。

這位陳婆婆,也許早已每年都來,我卻沒有注意。其後,籌款了,她初則捐五百元,後來又增加至一千元,是捐款最多的,我便開始有印象。她是比我年紀大得多的長者,瘦削,背微傴,態度溫文,衣着樸素,總由女兒陪着來,只囑寫一張普通的揮春。我們沒有交談過。

上月十一日,我在銅鑼灣忌利佐治街擺檔。她的女兒路過,上前來談了一會兒,才知道這老婆婆姓陳,已八十八歲。她說: 「陳婆婆很掛念你,很想見你一面。」她們住在銅鑼灣區,我便告訴她,下次在忌利佐治街擺檔的日期時間。

十三日下午,舉行「爭取2012 普選」大遊行。隊伍出發不久,我看見陳婆婆和女兒站在路旁,向我招手。我連忙上前問候,只談了幾句,便隨隊伍繼續前行了。

十八日下午,我又在忌利佐治街擺檔,陳婆婆在女兒陪同下來了。她從報章得知我被檢控,並聲言如被判有罪而罰款,決不繳交,寧願入獄。她說: 「不要坐牢呀!監獄裏很黑暗,你會受到折磨的!」我勸她不必為我擔憂,我懂得保衛自己,而且有很多人支持我,即使坐牢,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;何况民間電台初審,政府是敗訴的,即使現正上訴,恐怕也難翻案。

十一日,我寫了「祝米壽」的揮春,託女兒轉給她。「米」字拆開,就是「八」、「十」、「八」三個字,所以,八十八歲雅稱「米壽」。十八日,我又即時寫了「壽而康」、「安且樂」兩張揮春,當面送給她。那天,她接過揮春,隨即從袋裏,掏出一疊面額一千元的鈔票,說:「這是捐給支聯會和你的,共一萬元,放進捐款箱裏安全嗎?」我一時感動得,不知如何表示感謝,只說:「安全的!安全的!」

本月三日,我已在維園開始了擺檔兩天。當日下午,陳婆婆又在女兒陪同下,還有兒子夫婦、孫兒等,三代一同來支聯會攤檔探望我。很可惜,我正忙於為絡繹不絕而來的市民寫揮春,未暇與他們長談。謹此,再向他們一家,致以無限感謝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