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笑心輕白虎堂」

二月一日,我開始在維園年宵市場的支聯會攤檔,為市民寫揮春。其實,在此之前的一個月——一月一日,我已到各區去寫。除了一月十三日,上午教協舉行全港教師長跑比賽,我主持起跑和頒獎,下午參加遊行,此外,每天都去寫。

一月廿一日上午,到啟業.去。上屆該區區議員歐玉霞任內病逝,補選和這一屆當選的,都已不是民主黨成員。該區居民,一再囑咐我,今年也一定要如既往去寫。

在屋.寫揮春,來者甚眾,排.長長的人龍,我總寫個不停。由於他們都是基層市民,隨緣樂助的捐款,大多款額不大,但幾元數角的硬幣,也反映出他們的熱誠。

面前來了一位中年漢子,說: 「只寫一個『輕』字。」我問: 「是『復興』的『興』字嗎?」他說: 「不!是『一笑心輕白虎堂』的『輕』字。」我聽了心中一凜,再端詳他:身材不高卻健碩,皮膚黝黑,衣著隨便,完全是一個體力勞動者的模樣。

他發覺我的遲疑,補充說: 「一個『輕』字,說明一切,你對待權勢就做到了『輕』!」這一句舊詩,出自聶紺弩的《林沖(其二〈題壁〉)》,如下: 「家有姣婦匹夫死,世無好友百身戕。男兒臉刻黃金印,一笑心輕白虎堂。高太尉頭耿魂夢,酒葫蘆頸繫花槍。天寒歲暮歸何處,湧血成詩噴土牆。」九五年,我自製的聖誕卡,內印有《集聶紺弩句七絕三首》,其二是:「手提肝膽輪囷血,一笑心輕白虎堂;萬里關山長路險,起看天地色玄黃。」首兩句還手寫了作為封面。我在《三言堂》,也談過這三首集句。

一聽了這漢子的話,心中肅然起敬,他肚裏大有墨水,並知道他是本欄的老讀者。於是,欣然命筆,以一張用來寫大「福」字的方形紙,寫了一個大「輕」字。因為在他後面的人龍很長,我沒有和他多談。

事後,工作人員告訴我:這漢子,把一張一千元的鈔票,放進了捐款箱!

一個屋.居民,竟如此慷慨!不是款額,而是那隆情厚意,怎叫我不感動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