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亥歲暮寫揮春花絮

雖是小事, 但卻有趣有意思。一位市民囑寫「前進」兩字,以及年份。我記得,過去的幾年,他也來過。他說:已來了十九年,都寫同樣的字,而且每年的都保存下來,到了平反六四,便全部送回給我。他正中年,是會等到這一天的,我也希望我能等得到。一對年輕男女,剛剛結婚,囑寫「新婚快樂」。我說:「只『新婚快樂』便足夠了嗎? 不! 要一生快樂。」我給他們寫了「風雨同路,苦甘共嘗」;並說: 「『苦』在『甘』之前, 『苦』盡『甘』來,能夠這樣,便一生都快樂。」一群嘻嘻哈哈的青年,囑寫「行桃花運」,要送給一位朋友。我說:「『行桃花運』不一定是好事,甚至帶有貶義。」我寫了「蜜運成功」。一家三口, 爸爸囑寫「刀法如神」。孩子問: 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媽媽說: 「你不知道,爸爸是做豬的嗎?」我聽了啞然失笑。一個青年,說剛剛出來工作,囑寫「一帆風順」。我說: 「不能全靠運氣,還要自己努力,去克服困難。」我給他寫了「乘風破浪」。一位婦女說:孩子去了海外留學,要寫一張寄去給他。我寫了「毋忘故國」。母子兩人,孩子快要會考,囑我鼓勵他。我說: 「還有很短時間便會考, 必須抓緊時間溫習, 全力以赴。」我寫了「分秒可貴」。在旺角西洋菜街擺檔,附近一個在街頭推銷手機的青年,來囑寫「天天撞兔,日日爆數」,捐了一百塊錢。我不明那兩句的意思,一位義工向我解釋:在街頭招徠顧客,有如「守株待兔」,有顧客便是有兔撞來;一天推銷突破某一數字,稱為「爆數」,會有特別獎賞。柯華兄喜洋洋地來,說添了一個男孫。這麼高興,大抵是第一個吧?我給他寫了「後繼有人」。一個囑寫「學業進步」的小孩,送給我一塊梳打餅夾麥芽糖。我幾乎七十年未嘗過這美味了。好些市民,說有共鳴,囑寫我的結集的書名:《夜聽春雨》、《滄浪之水》、《江山無限》、《橙黃橘綠》、《煙雨平生》等。粗略地統計,今年共寫了129 小時,籌得二十五萬多元,兩項都破了歷來紀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