垂死的母豹

他不是普通的獵人,而是專門捕獵兇猛野獸,用來製作標本的。這一次,他在非洲熱帶雨林,搭了帳幕,外出搜捕。

一天,帶着長槍手槍,四處找尋猛獸的蹤迹。來到一片草叢前,忽然看見一隻金錢豹。正要舉起長槍,那豹已經向他撲來,把他推倒在地上,長槍也脫手了。豹的利爪,狠狠地按住他的胸膛,開口去咬他的咽喉。他舉起左手一擋,豹便咬住了他的左手的手腕。他忍住劇痛,右手拔出腰間的手槍,發出兩槍,一槍打中豹的頭部,一槍打中豹的腹部。豹流出大量鮮血,不一會,張開了口,放開了他的左手。他身上灑滿了豹的鮮血。

驚魂甫定,鬆了一口氣,連忙走回帳幕去,用藥物包紮左手的傷口。包紮好了,便回到剛才遇襲的地方,去取金錢豹的屍體,好拿去製作標本。

但回到那地方,中了兩槍而垂死的金錢豹卻不見了。為什麼不翼而飛,是不是有人把牠偷走了呢?

再看看地上,灑着一點一點的血,一直伸延到遠處。他循着血迹,一步一步地搜索,繞過了草叢,找到一個山洞。鮮血染紅了洞口,金錢豹就死在那洞口的血泊中。

除了豹的屍體外,他還看見兩隻初生的小豹。這兩隻小豹,不知道母親已死,依偎在母豹的懷裏,飢餓地拚命吸吮母豹的乳頭,也染得渾身是血。

他大為震驚!計算一下,母豹中槍的地方,距離洞口好幾千公尺,身受重傷,竟然能爬回來,哺餵飢餓的孩子。他的視線,被淚水模糊了。

他帶走了兩隻小豹,送給了國家動物園,唯一的條件,是在飼養兩隻小豹的籠裏,擺放母豹製成的標本。標本側放着這樣的說明牌子: 「這母豹,是這兩隻小豹的媽媽。為了孩子免於飢餓,她在中槍彌留之際,爬了幾千公尺,回到洞裏,以最後的乳汁,餵養牠們。」他從此放棄了捕獵野獸製作標本的生涯,甚至再沒有拿起槍,連野兔和小鳥也不射殺。

每逢假日,他總同妻子和小孩,來動物園看望這兩隻小豹,一起默默地讀出說明上的文字。小豹長大了,他和妻子都老了,也如此。